ENGLISH 現在是:

image.png

國家法律

新《著作權法》為網絡版權產業奠定發展基石國家法律

時間:2020-12-11   出處:騰訊研究院  作者:朱開鑫 騰訊研究院博士后  點擊:
原文首發于《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2020年12月3日。

作為引領數字經濟創新發展的重要力量,網絡版權產業已然成為當下文化產業中最具活力和潛力的業態。根據今年9月發布的《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發展報告(2019)》顯示,中國網絡版權產業的市場規模已經躍居全球第二,達到9584.2億元。網絡版權產業之所以由弱變強、不斷壯大,一方面得益于不斷吸納新興的創作和傳播技術,另一方面歸因于不斷革新商業模式以適應瞬息萬變的大眾文化需求。作為保障網絡版權產業發展與行業生態的基本立法,《著作權法》為適應我國版權產業發展的自主需求,歷時十年,在各界廣泛關注和行業急切盼望下于2020年11月11日完成了第三次修訂。
《著作權法》此次適時而修除與《視聽表演北京條約》、《民法典》等國際條約和國內立法做好銜接外,核心初衷有二:一是積極回應以網絡化、數字化等為代表的新技術的高速發展和應用給既有作品和權利制度帶來的挑戰,為網絡版權產業“筑發展基石”;二是著力解決實踐中長期存在的版權侵權賠償數額過低、維權成本過高、侵權難以得到有效遏制等問題,為網絡版權產業“挽保護強弓”??梢灶A見,新《著作權法》的頒布將對網絡版權產業起到激勵創作、凈化生態、遏制侵權等一系列積極作用。


一、回應信息技術變革產生的版權新客體保護需求,完善作品和權利的相關規定,有利于進一步激發網絡版權產業的創作熱情。
如何進一步明確網絡游戲、賽事節目等在《著作權法》上的地位,進而提供更加全面的規則保護,是網絡版權行業長久以來的一項核心關切。新《著作權法》第3條,一方面打破了對于作品類型封閉列舉式的規定,明確作品的構成要件并配套開放性的兜底條款;另一方面引入了更具包容性的“視聽作品的”概念,取代此前過度強調拍攝方式和固定形式的“電影和類電影作品”,有利于進一步鞏固司法實踐中對于網絡游戲、賽事節目構成視聽作品的共識性成果。
2020年4月,廣東省高院發布《關于網絡游戲知識產權民事糾紛案件的審判指引(試行)》明確指出網絡游戲動態畫面可以認定為視聽作品。2020年9月備受社會關注的“國內體育賽事畫面著作權第一案”即“新浪訴天盈九州案”塵埃落定,北京市高院再審認定涉案中超賽事節目構成視聽作品。值得關注的是,最高人民法院2020年11月發布的《關于加強著作權和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保護的意見》,也明確提出各級法院應當依據新《著作權法》準確界定作品類型,依法妥善審理體育賽事直播、網絡游戲直播等新類型案件,促進新興業態規范發展。
近年來網絡直播業態發展迅速,不僅創造了靈活的社會就業方式,直播帶貨等新模式探索在疫情期間也發揮了極大的抗疫助農作用。但未經許可使用他人視聽、游戲、音樂等作品進行直播的行為也屢禁不止。新《著作權法》第10條將網絡直播等非交互性的在線傳播行為納入“廣播權”保護范疇,有利于在構建良性版權授權生態的基礎上促進直播行業健康發展。此前,網絡版權行業對于未經授的直播行為,只能采用權利兜底條款或者《反不正當競爭法》來實現訴求,極易在實踐中引發同案不同判的問題。


二、科學設置“合理使用制度”的適用范圍,防止規則過分擴張可能誘發的版權領域搭便車行為,保護網絡版權產業的合法利益和商業預期。
合理使用是對于版權人行使權利加以限制的一項制度,是指特定情形下對于作品的利用無需獲得授權,也無需支付費用。信息技術的發展不斷催生出新的作品傳播方式,近年來隨著互聯網UGC內容生成和分享商業模式的拓展,一些侵權市場主體打著“合理使用”的幌子,從事搭他人知名版權作品的便車,無償使用他人優質版權資源的行為。新《著作權法》第24條關于合理使用的規定,一方面吸收現行《著作權實施條例》 “三步檢驗法”作為“合理使用”的前提性條件;另一方面在列舉合理使用具體的情形外,增加了“兜底條款”即“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
新《著作權法》在規則設計上更為科學,防止了合理使用制度的過分擴張破壞網絡版權行業的合法利益與合理商業預期。 “三步檢驗法”的新引入,實際上為每一種合理使用情形增加了額外的限定條件,即同時還需滿足不影響作品的正常使用,不得不合理地損害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這就將實踐中以合理使用為借口,意圖無償利用他人作品牟取不正當商業利益的行為排除出合理使用的范疇。作為兜底條款的“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不同于作品完全開放式的“符合合理使用要求的其他情形”的兜底條款,因而只是半開放的兜底規定?!吨鳈喾ā分獾默F行法律、行政法規對合理使用制度并無明確規定,所以該款的實際適用取決于后續相關立法的出臺。


三、強調 “技術措施”在網絡版權生態治理中的重要性,明確技術進步催生的版權侵權問題應當回歸技術手段來加以解決。
順應數字技術在版權保護領域的最新應用,用技術手段來治理技術發展帶來的版權侵權問題,是各國在平臺治理領域的共識。“避風港制度”作為全球網絡版權侵權規則的基石,源于美國《數字千年版權法》,運行至今已經超過20載。面對信息技術發展衍生帶來的網絡版權反復侵權和大規模侵權問題,過分依賴于版權人主動發現侵權內容并發出通知的“避風港制度”,已經難以適應當下的網侵權形勢。新《著作權法》第49條和第51條明確將此前《著作權實施條例》中關于版權保護“技術措施”和“權利管理信息”的規定納入其中,充分體現出立法機關強調通過新技術手段構建更加完善的網絡版權生態的決心。
面對日益嚴峻的網絡版權侵權問題,各國紛紛啟動版權責任的現代化改革,核心舉措集中于強調版權保護技術措施,引入版權過濾和屏蔽義務。美國參議院知識產權委員會于2020年2月就《數字千年版權法》現代化議題召開聽證會,建議通過“通知屏蔽規則”來升級傳統的“通知刪除規則”;歐盟于2019年3月通過《單一數字市場版權指令》規定YouTube等內容分享平臺需要承擔版權授權尋求和過濾義務,展示了將網絡版權保護推向更高水平的決心。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于2020年5月正式頒布,關于“網絡服務提供者侵權責任”的條款雖三修其稿,但未能涉及版權侵權屏蔽和過濾規定。我國網絡版權產業近年來雖保持高速發展的態勢,但以短視頻為代表的UGC內容分享平臺,相關版權侵權問題仍較為突出。如何科學借鑒域外經驗,利用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等新興技術,以此次修法引入的“技術措施”為制度接口,通過后續的配套法規和司法解釋,科學設定內容平臺的版權過濾責任,加強對網絡版權的整體保護力度值得我們不斷思考。


四、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大幅提升法定賠償額度,威懾潛在的侵權盜版行為,遏制日趨嚴峻的網絡版權侵權形勢。
為了加大打擊網絡版權侵權盜版行為的力度,此前在行政和司法領域都已經率先“挽強弓”。從行政執法角度看,自2005年以來,國家版權局已經連續15年開展打擊網絡盜版侵權的”劍網行動“,取得了顯著的效果。從司法保護角度來看,法院系統創新性的設立了知識產權專門法院(法庭)和互聯網法院,為網絡版權產業的司法保護生態建設探索新思路。此次《著作權法》修訂則充分展示了立法機關對網絡版權保護“挽強弓”的決心。新《著作權法》第54條不僅引入 “懲罰性賠償制度”(5倍),還大幅度提升侵權法定賠償的數額(500萬),有助于威懾潛在的版權侵權行為。


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主編


蔣志培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曾在英國伯明翰大學法學院、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任高級訪問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主編、國家社科基金評審委員會專家,最高人民檢察院民行訴訟監督案件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年、2015年受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和加方科技部邀請參加知識產權法律和創新論壇并演講,2013年12月獲得中國版權事業卓越成就獎。

狂野艳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