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現在是:

image.png

學界動態

威廉姆?科瓦契奇:強大技術可能壓倒選擇「向善」的能力 | 科技向善大咖說學界動態

時間:2019-11-09   出處:騰訊研究院  作者:  點擊:

威廉姆?科瓦契奇:強大技術可能壓倒選擇「向善」的能力 | 科技向善大咖說

屏幕快照 2019-11-09 22.22.30.png

原創: 威廉姆?科瓦契奇  騰訊研究院  1周前



【科技向善大咖說·第七期】


威廉姆?科瓦契奇(William Kovacic)

英國競爭與市場管理局非執行董事、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曾任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主席,在國際反壟斷學術界和執法界具有巨大影響力,是當代國際最著名的競爭法專家之一。



作為對中國經濟社會情況了解極深的學者,威廉姆·科瓦契奇在與騰訊研究院的對談中,以全球化視野,從技術發展與公共政策的角度,分享了他對「科技向善」的深刻見解。以下是訪談內容精選:


 騰訊研究院: 如何評價近20年來互聯網產品和服務帶來的改變?您認為,最大的成就與最大的問題何在? 


 威廉姆?科瓦契奇: 總體而言,互聯網為社會帶來了大量福祉。在我看來,最重要的成就是,互聯網鼓勵越來越多的人去充分發揮自身潛能,實現健康的自我成長——比如說,互聯網提供了新的工作方式,能夠滿足不同人的需求;提供了海量的知識接觸渠道,使人們能在更大范圍內參與學習;形成了新的人際交往方式,展現全世界不同人群的共有特質。

最大的問題是互聯網也為不端與仇恨行為提供了更便利的工具。同時,互聯網顯著降低了欺詐行為的發生成本,并增大了任何一個國家搜查和處罰不法行為的難度。如果這些問題得不到解決,人們可能會因為風險問題而避免在互聯網上交易。


 騰訊研究院: 互聯網、人工智能這一波技術革命,與工業革命對經濟社會的改變,對人們的挑戰,是否相同?有哪些可以借鑒的經驗,有哪些需要警惕的? 


 威廉姆?科瓦契奇: 得益于科學技術和組織形態的迅猛發展,我們并不是第一批經歷經濟社會巨變的人。從19世紀90年代末到20世紀20年代,在這三十年間,我們見證了無數變革性的技術、產品、服務的誕生:汽車、飛機、輪船、無線電、電話、收音機、電影以及作為發電手段的交流電。這些發明帶來的變化一定會讓生活在彼時的人們感到困惑不已。而今天的不同之處在于,變化發生的絕對和相對速度都已經在加劇了。 

我們可以通過幾種方式獲得早期的經驗。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看到公共機構需要投入更多精力來研究當下不斷發展的商業化進程,盡快擴充政策制定所依據的知識基礎。過去的經驗也強調了關注不當私人行為的重要性,同時,缺乏遠見的公共政策會導致固步自封,阻礙人們享受全新商業模式、新產品和新服務帶來的便利。

過去的經驗還表明,促進向新環境過渡的公共政策和社會保障措施尤為重要,這可以有效緩解個人和地區因迅速的商業變革而遭受的打擊。最后,被忽視的社會需求往往是引起社會不滿的根源,十年前的金融危機彰顯了美國政府規制和市場規制的雙重失靈,也直接或者間接的導致了現今很多災難的產生。我們應當避免在新的技術革命中重復當年的錯誤。


 騰訊研究院: 您如何理解科技向善?


 威廉姆?科瓦契奇: 這個概念似乎是包含了這樣一種認知:考慮到新信息服務技術所蘊含的強大力量,企業的經營者有責任去關注他們經營的產品和服務所帶來的深遠社會影響。為了更重要的社會價值,企業有責任預見并減輕社會危害。


 騰訊研究院: 您認為有哪些互聯網產品和服務是「科技向善」的正面例子,又有哪些反面例子?


 威廉姆?科瓦契奇: 科技向善的一個重要例子是,實現了將互聯網作為一種優化教育的手段,使得個體最大化發揮個人能力這一事情成為可能。教育的質量是個人能力成長的決定性因素,如今,許多公司都在努力鋪開線上教育和其他指導項目,以求觸達更廣泛的受眾。這一點在充分提高各國人民滿足感,挖掘他們的潛能方面還大有可為。

我還想補充一點,醫療保健也是一個新領域,過去無法抵達的邊緣地區也能通過網絡得到良好的醫療服務。第三個例子是手機銀行,過去偏遠的地區也能獲得針對初創企業和個人理財的核心服務。


 騰訊研究院:  踐行科技向善,您覺得科技公司最應該做什么?


 威廉姆?科瓦契奇: 科技公司應該有意識地去努力,經過企業內部審議以及尋求廣泛的外界協商,從而貢獻出非同尋常的更具創新性的產品和服務,以助力于建立更好的社會。


 騰訊研究院:  科技公司踐行科技向善,您覺得最大的困難何在?


 威廉姆?科瓦契奇: 一些公司并沒有意識到他們存在于一個巨大的社會和政治環境之中,而社會賦予的重大責任不僅僅是實現收益最大化。這些公司也沒有意識到在社會進步方面的付出,恰恰是他們未來成功和盈利的必要基礎。


 騰訊研究院:  關于科技對人與社會影響,您最為關切的問題是什么?


 威廉姆?科瓦契奇: 我最大的擔憂是技術如此強大,發展過于迅猛,以至于壓倒了大多數人以及研究機構掌握技術和做出向善選擇的能力。我擔心這些技術的成長速度太快了,而這又同時伴隨著極為重大的影響力,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可能會在技術使用方面做出錯誤選擇。一旦失去了對技術的控制,我們就成了技術災難的制造者。


(以上內容為【科技向善 · 大咖說】精簡版,完整版本請期待《科技向善白皮書》)


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主編


蔣志培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曾在英國伯明翰大學法學院、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任高級訪問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主編、國家社科基金評審委員會專家,最高人民檢察院民行訴訟監督案件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年、2015年受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和加方科技部邀請參加知識產權法律和創新論壇并演講,2013年12月獲得中國版權事業卓越成就獎。

狂野艳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