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現在是:

image.png

最高法院商標

最高法院:優衣庫公司與指南針公司、中唯等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再審案判決書最高法院商標

時間:2019-05-07   出處:最高法院  作者:  點擊:

最 高 人 民 法 院民 事 判 決 書


(2018)最高法民再396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優衣庫商貿有限公司。住上海市靜安區南京西路969號6層。

法定代表人:岡崎健(OKAZAKITAKESHI),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劉一舟,上海市華誠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余夢菲,上海市華誠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廣州市指南針會展服務有限公司。住

廣州市海珠區石榴崗路3號15層1521號(僅作寫字樓功能用)。

法定代表人:郭小斌,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官選斌,廣東諾臣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偉哲,廣東諾臣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廣州中唯企業管理咨詢服務有限公司。住廣州市天河區天河北路86號405房。

法定代表人:黃義輝,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董文長,男,該公司員工。

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優衣庫商貿有限公司上海月星環球港店。營業場所:上海市普陀區中山北路3300號B1層141-147,B2層107-115。

負責人:西村昌巳。


再審申請人優衣庫商貿有限公司(簡稱優衣庫公司)與被申請人廣州市指南針會展服務有限公司(簡稱指南針公司)、廣州中唯企業管理咨詢服務有限公司(簡稱中唯公司),一審被告優衣庫商貿有限公司上海月星環球港店(簡稱優衣庫月星店)侵害商標權糾紛,不服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2015)滬高民三(知)終字第45號民事判決,向我院申請再審。


本院作出(2018)最高法民申4603號民事裁定,裁定提審本案。提審后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一審共同訴稱,其系涉案注冊商標的共有人,共同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該注冊商標的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5類的服裝、鞋、帽等,使用期限自2013年6月21日至2023年6月20日。


優衣庫公司與優衣庫月星店未經許可,在相同商品上及相關網絡推廣宣傳中使用與涉案注冊商標相同的標識,侵犯了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故訴至一審法院,請求判令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1.立即停止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行為;2.共同賠償經濟損失以及為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合理費用共計163,197元。


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一審共同辯稱:


1.首先,兩被告使用的被訴侵權標識(見附圖一)屬于對產品特性介紹的文字說明,并非用來表明產品的來源,不屬于商標性使用;


其次,涉案注冊商標與上述被訴侵權文字說明標識之間在視覺感知、讀音、涵義等方面均具有顯著區別,兩者不構成相同或近似;


再次,兩原告從未實際使用過涉案注冊商標,相關消費者對使用涉案注冊商標的商品也不會產生任何認知。而"優衣庫"品牌采取的是"SPA"(即自有品牌服飾專營商店)經營模式,即企業全程參與商品的企劃(設計)、生產、物流、銷售等產業環節的一體化模式。


該種經營模式下所有"優衣庫"品牌商品僅通過直營店或者網絡專賣店進行銷售。而所有直營店、網絡專賣店均統一并突出使用了"優衣庫"商標。鑒于"優衣庫"品牌在國內享有的較高知名度、美譽度,消費者在進入店內進行消費時,已經認知店內商品均來源于第3002206號注冊商標(見附圖四)、第3012401號"優衣庫"商標的權利人。因此,即使被訴侵權標識與涉案注冊商標構成相似,相關消費者也不會產生涉案商品來源于兩原告的混淆和誤認。


2.本案屬于兩原告利用涉案注冊商標惡意索賠的案件,就相同的事實理由兩原告已在全國各地啟動多個訴訟程序,其行為對兩被告的正常經營產生了重大影響。


3.《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的立法宗旨在于鼓勵商標的注冊、使用。而兩原告持有的注冊商標達2600多件,完全不是正常經營所需,而是將商標作為商品買賣。且兩原告在與被告協商涉案注冊商標轉讓事宜時要求高額轉讓費,現兩原告通過訴訟對被告施壓以轉讓商標獲利。其行為完全不符合商標法的立法目的。


綜上所述,兩被告請求駁回兩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審理查明:


指南針公司成立于2004年7月20日,注冊資本人民幣50萬元,經營范圍包括:展覽活動策劃、設計、室內裝飾設計、文化交流活動策劃、展具租賃、電腦平面設計、批發和零售貿易。


中唯公司成立于2005年4月27日,注冊資本50萬元,經營范圍包括:企業管理咨詢、企業形象設計、商標代理、展覽策劃、商品信息咨詢、投資咨詢、財務咨詢、貨物進出口。該公司股東為林偉璇、黃雄偉。


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系涉案注冊商標的共有人。該注冊商標的核定使用商品為第25類,包括:游泳衣、足球鞋、鞋、童裝、帽、襪、服裝、皮帶(服飾用)、婚紗、領帶。商標注冊有效期自2013年6月21日至2023年6月20日止。


優衣庫公司成立于2010年3月30日,其股東為株式會社迅銷,注冊資本3000萬美元,從事服裝、配件、裝飾品等的經營。


優衣庫公司與迅銷(中國)商貿有限公司(簡稱迅銷公司)系株式會社迅銷在中國設立的子公司,共同經營"優衣庫"品牌,兩者均采用"SPA"(即自有品牌服飾專營商店)經營模式,分別在中國各地設有專營店。


2012年11月3日,株式會社迅銷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簡稱商標局)申請G1133303號商標(見附圖三)領土延伸(該商標的優先權日期為2012年8月2日,專用期限為2012年8月13日至2022年8月13日),申請注冊商品為第25類。該商標領土延伸申請于2014年4月15日被商標局駁回。


2014年3月,指南針公司委托北京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向優衣庫公司、迅銷公司發出律師函,稱在"天貓商城"及各地經營的"優衣庫"專賣店銷售的涉案商品突出使用G1133303號標識,侵犯了其享有的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要求優衣庫公司、迅銷公司立即停止侵權并作出合理賠償。之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以優衣庫公司及其下屬分公司,迅銷公司及其下屬分公司侵害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為由,分別向全國多家法院提起訴訟。


一審法院另查明:根據商標局網站查詢記錄,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分別持有注冊商標共計2600余個。


2013年10月13日的網頁截屏資料顯示,華唯商標轉讓網曾出現轉讓涉案注冊商標的相關信息。華唯商標轉讓網的主辦單位為北京華唯環球國際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黃雄偉為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股東及該網站負責人。


(2013)滬徐證經字第9620號公證書顯示,www.job168.com、黃頁88等網站對中唯公司的介紹稱:"華唯商標轉讓網是香港易普燊集團有限公司、北京華唯環球國際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中唯公司設立的行業門戶網站。


華唯公司是商標行業知名的企業,全國較早成立的商標代理機構,特別是在商標轉讓領域,盤活閑置商標幾千例,所擁有的待轉讓商標資源全國第一、商標交易量全國第一,是全國最大最全的商標轉讓網......"相關網站信息中,原告中唯公司的聯系地址為廣州市天河區體育西路111號建和中心29層(全層)。


(2013)滬徐證經字第9621號公證書顯示,華唯商標轉讓網稱:"華唯商標轉讓網是由華唯環球(武漢)科技有限公司、華唯環球國際設立的行業門戶,旗下華唯知識產權、中唯企業是商標行業知名的企業,全國較早成立的商標代理機構,特別是在商標轉讓領域,盤活閑置商標幾千例。


目前,華唯商標所擁有的待轉讓商標資源全國第一、商標交易量全國第一,是全國最大最全的商標轉讓網......"該網站信息顯示,華唯商標轉讓網廣州聯系地址為廣州市天河區體育西路111號建和中心29層(全層)。


2013年12月17日、18日,上海市華誠律師事務所代理人柯曉軍與上海市黃浦公證處公證員共同前往廣州市天河區體育西路111號建和中心29樓北京華唯環球國際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中唯公司經營場所,與中唯公司的黃雄偉、王麗娜洽談涉案注冊商標轉讓事宜。上海市黃浦公證處對上述洽談過程出具(2013)滬黃證經字第14546號公證書。


該公證書顯示:在洽談過程中,柯曉軍詢問涉案注冊商標從原來商定的8萬元提高到800萬元的原因。黃雄偉表示轉讓價格不能低于800萬元,其目標是要將該商標作為某日方企業的附屬品牌,賣給該企業。


該商標適合日方企業和投資者,不適合一般的使用者。之后,王麗娜帶柯曉軍參觀了上述日方企業位于廣州市天河區天河路383號太古匯商場的"優衣庫"專賣店。參觀完后,黃雄偉表示上述日方企業即是"優衣庫"的經營者。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01年修正,簡稱商標法)。根據商標法的規定,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系涉案注冊商標的專用權人,對該注冊商標享有的合法權利應受商標法的保護。


一審中,雙方當事人的爭議焦點集中在兩個方面:


一、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使用G1133303號標識是否侵犯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


二、如果構成侵權,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應承擔怎樣的民事責任。


一、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使用G1133303號標識是否侵犯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


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未經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許可,在互聯網宣傳中使用了與原告注冊商標相同的被訴侵權標識,并銷售帶有該標識的商品,其行為均屬于侵害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依法應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二、如果構成侵權,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應承擔怎樣的民事責任


本案中,首先,雖然兩原告向一審法院提供了用以證明其已實際使用涉案注冊商標的證據,但是該些證據中:


1.兩原告提供的樣衣吊牌上沒有用中文標明生產廠家和產地,無成分標簽、價格標簽等,明顯不符合一般產品所具備的標示要素。因此,在無其他相關證據予以佐證的情況下,僅憑上述樣衣尚不足以證明兩原告確實已在商品上實際使用了涉案注冊商標。


2.(2014)粵廣海珠第8861號、第8862號公證書的公證時間均為2014年4月25日,上述公證針對的"www.ul-fashion.com"和"www.ulqj.com"網站上所有顯示信息上傳時間均為2014年4月24日,其中"www.ul-fashion.com"網站注冊時間為2014年4月23日。


況且兩被告提供的(2014)滬徐證經字第4458號公證書證實,至2014年7月8日,"www.ulqj.com"網站上顯示的內容已完全與兩原告無關,也未再出現涉案注冊商標。因此,上述公證網站的內容明顯存在為訴訟而刻意安排的可能。


3.(2014)粵廣海珠第8863號公證書中,兩原告與瑞逸公司簽訂的商標許可使用合同中約定的許可使用費高達每月30萬元,對于一個在合同簽訂前才核準注冊的商標而言明顯不合理,且兩原告并沒有證據證明瑞逸公司已經實際履行了該份合同,生產、銷售了使用涉案注冊商標的商品。因此,該份證據亦無法證明涉案注冊商標已被實際使用。


4.兩原告與林偉璇之間的商標許可授權使用合同、商標使用許可備案通知書、商標使用費支付憑證(中國銀行對公客戶收款通知書)中,同樣存在商標許可費用明顯不合理的情況,且林偉璇系原告中唯公司的股東,其與兩原告之間顯然存在關聯關系,兩原告也沒有提供證據證明林偉璇已實際使用了涉案注冊商標。因此,該份證據亦無法證明涉案注冊商標已被實際使用。


5.兩原告與愛琴鳥公司之間的商標許可授權使用合同中存在與上述兩份商標許可使用合同許可期限重疊、商標許可使用費明顯過高等,不符合一個合同簽訂前才核準注冊商標的正常情況,且也沒有證據證明愛琴鳥公司已實際使用了涉案注冊商標。因此,該份證據亦無法證明涉案注冊商標已被實際使用。


綜上,一審法院對于兩原告提供的上述證據的真實性和關聯性存疑,該些證據均不足以證明兩原告已經實際使用了涉案注冊商標。


其次,雖然兩原告對于兩被告提供的華唯商標轉讓網相關網頁截屏、(2013)滬黃證經字第14546號公證書等證據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提出異議,但是(2013)滬黃證經字第14546號公證書中公證保全的錄音并未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且該錄音內容本身與兩被告提供的兩原告工商登記信息、兩原告所持有商標的查詢列表、轉讓列表、華唯商標轉讓網IP備案信息、(2013)滬徐證經字第9620號、第9621號公證書等證據,以及該公證書所附照片、黃雄偉、王麗娜名片等可以互相印證。因此,一審法院對于該份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予以確認,該份證據具有證明效力。


而華唯商標轉讓網相關網頁截屏的內容與(2013)滬徐證經字第9620號、第9621號公證書、(2013)滬黃證經字第14546號公證書等證據內容可以互相印證,可以證明華唯商標轉讓網確實出現過轉讓涉案注冊商標的相關信息。


一審法院對于兩原告的相關質證意見不予采納。一審法院認為,兩被告在本案中向一審法院提供的證據可以證明如下事實:1.兩原告分別持有注冊商標2600多個,且原告中唯公司實際經營的華唯商標轉讓網以商標轉讓為其主營業務。


2.華唯商標轉讓網曾出現轉讓涉案注冊商標的相關信息。


3.原告中唯公司法定代表人黃雄偉在洽談涉案注冊商標的轉讓過程中,提出了巨額的商標轉讓費用,且明顯涉及兩被告經營的"優衣庫"品牌。


4.兩原告以被告優衣庫公司及其下屬分公司,迅銷公司及其下屬分公司侵害兩原告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為由,就同一事實分別向全國多個法院提起了訴訟,僅一審法院就受理了四起相關糾紛。


該些事實結合兩原告上述實際使用涉案注冊商標證據中存在的明顯不合理之處,一審法院認為,作為涉案商標的注冊人,兩原告并無實際使用涉案注冊商標的意圖,而是欲通過訴訟達到將涉案注冊商標轉讓給"優衣庫"經營者的目的,從而獲取巨額賠償或商標轉讓費用。


考慮到兩被告的涉案注冊商標侵權行為并未給兩原告造成實際的經濟損失,且兩原告上述訴訟行為明顯不符合鼓勵商標使用、激活商標資源的原則,而是屬于利用注冊商標不正當地投機取巧、將注冊商標作為索賠的工具,因此,一審法院對于兩原告要求兩被告在本案中承擔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一審法院判決:一、優衣庫公司停止侵權行為。二、駁回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其他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3563.94元,由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共同負擔1781.97元,由優衣庫公司負擔1781.97元。


一審判決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優衣庫公司均不服,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


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共同提起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支持其一審訴請或發回重審,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由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承擔。


其主要上訴理由為:一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一、一審法院對商標使用標準過嚴,使用不僅包括實際使用,還包括使用意圖。其已有證據表明對涉案注冊商標進行了實際使用。二、一審法院認定其欲通過訴訟獲取巨額賠償或商標轉讓費,屬事實認定錯誤,其進行的是維權行動。三、其因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的行為遭受了實際損失,涉案注冊商標價值遭貶損,應得到損害賠償。四、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明知其為涉案注冊商標的權利人,仍進行惡意侵權,應承擔賠償責任。


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答辯認為,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目前持有2600多件商標,顯非經營所需,其一貫有注冊商標高價轉讓的行為,并無實際使用的意圖和實際使用;由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對涉案注冊商標并未進行過實際使用,不會發生實際損失,因而無需賠償損失;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的使用屬于對商品進行文字說明,并非惡意侵權。


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的上訴請求為,撤銷一審判決第一項,改判駁回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其主要上訴理由為:


一、一審判決以人人網優衣庫公共主頁認定互聯網上關于被訴侵權標識的宣傳信息均由優衣庫公司發布,屬事實認定錯誤。二、一審判決將用于表明產品特性的被訴侵權標識文字說明認定為識別商品來源的商標,與客觀事實不符。三、被訴侵權標識與涉案注冊商標既不相同也不近似,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僅訴請認定兩者近似,一審法院卻認定相同,違反民事訴訟"不告不理"原則。


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答辯認為,一、人人網發布信息需要后臺認證,該網上的相關主頁確由優衣庫公司開辦,相關信息由優衣庫公司發布。二、一審判決認定被訴侵權標識的使用屬商標使用正確。三、被訴侵權標識與涉案注冊商標對比,其核心是變形的U,被訴侵權標識是由變形的U和文字"ULTRA、LIGHT、DOWN"構成,其變形的U部分完全相同,因此一審法院認定兩者相同符合客觀實際。


二審程序中,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提交了部分新證據,二審法院經過認定,均不予采納。二審中,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未向二審法院提交新的證據材料。二審法院經審理查明,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主要有以下爭議焦點:


一、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是否在互聯網宣傳中使用了被訴侵權標識,以及在產品上使用該標識是否屬于商標性使用。二、被訴侵權標識與涉案注冊標識是否相同或近似。三、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是否實際使用了涉案注冊商標,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是否應承擔賠償責任。


一、一審法院關于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使用被訴侵權標識屬于商標性使用的認定,二審法院予以認同。


二、基于被訴侵權標識與涉案注冊標識的變形U部分相同,從而認定兩標識相同,于法不悖,一審法院認定無誤,二審法院予以認同。


三、關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是否實際使用了涉案注冊商標


二審法院認為,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在原審中提供的實際使用證據材料以及其在二審中提交的關于其實際使用涉案注冊商標的證據材料,均不符合商業活動中使用商標的慣常做法,查明的事實也足以表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的經營模式系注冊商標轉讓牟利,或意圖通過訴訟獲取賠償,其本身既無使用的意圖,亦未曾實際使用,且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關于使用意圖也應認定為商標使用的意見,并無法律依據。


鑒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沒有實際使用涉案注冊商標,其不存在實際損失,一審法院要求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停止使用被訴侵權標識,已足以保護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對涉案注冊商標標識享有的商標權,一審法院依法判決優衣庫公司、優衣庫月星店不承擔賠償責任,于法不悖。

因此,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3563.94元,由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共同負擔1781.97元,由優衣庫公司負擔1781.97元。


優衣庫公司申請再審稱,1.涉案注冊商標已被宣告無效,原審生效判決據以認定侵權的權利基礎暨主要事實依據被依法撤銷,符合法定再審的情形。


2.本案二審判決結果與國內其他地區法院的生效判決存在明顯區別。包括本案在內,被申請人對申請人提出了完全相同的42件訴訟。在本案二審判決作出之前,已有部分法院作出生效判決。其中多數法院認為申請人使用被訴侵權標識的行為,不侵犯被申請人享有的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


3.即使被申請人權利商標有效,申請人使用的被訴侵權標識也與涉案注冊商標不構成相同或近似。應將被訴侵權標識文字整體作為比對對象與被申請人注冊商標進行比對,兩者在音、形、義上存在差異,不會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混淆或者誤認。


請求本院撤銷一、二審判決,駁回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全部訴訟請求,訴訟費用全部由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承擔。

本院經審理查明:

2014年4月11日迅銷公司就涉案注冊商標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了無效宣告申請。


商標評審委員會于2016年1月11日作出商評字[2016]第1610號關于第10619071號"UL"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認定:訴爭商標不屬于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四)項、第(八)項的情形。


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提交了有關訴爭商標使用情況的證據,而優衣庫公司并未提交大量使用"UL"商標的證據,綜合考量,本案尚難以認定訴爭商標注冊行為擾亂了正常的商標注冊管理秩序并有損于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故并未構成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所指"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裁定:維持涉案商標注冊。


迅銷公司不服上述裁定,提起行政訴訟。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2016)京73行初909號行政判決,認為,"中唯公司申請注冊了1931件商標,指南針公司申請注冊了706件商標,其中部分商標與他人知名商標在呼叫或者視覺上高度近似......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曾在華唯商標轉讓網上公開出售訴爭商標,并向迅銷公司提出訴爭商標轉讓費800萬元"


"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超出經營范圍,非以使用為目的且無合理或正當理由大量申請注冊并囤積包括訴爭商標在內的注冊商標,還通過商標轉讓、訴訟等手段實現牟利,其行為嚴重擾亂了商標注冊秩序、損害了公共利益,并不當占用了社會公共資源,構成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判令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裁定。


中唯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6日作出(2017)京行終5603號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18年2月27日,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商評字[2016]第1610號重審第309號裁定(簡稱第309號裁定),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予以確認,并對涉案注冊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2018年8月6日,商標局發布第1610期商標公告,該期公告顯示涉案注冊商標在全部商品上宣告無效。


本院另查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依據涉案注冊商標專用權,在北京、上海、廣東、浙江四地針對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和不同門店提起了42起商標侵權訴訟。


本院認為,


根據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及本院查明的事實,本案的爭議焦點為: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是否濫用其商標權。


商標法第四條規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其生產、制造、加工、揀選或者經銷的商品,需要取得商標專用權的,應當向商標局申請商品商標注冊。"


根據本院查明的事實,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7)京行終5603號判決認定"中唯公司申請注冊了1931件商標,指南針公司申請注冊了706件商標,其中部分商標與他人知名商標在呼叫或者視覺上高度近似......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曾在華唯商標轉讓網上公開出售訴爭商標,并向迅銷公司提出訴爭商標轉讓費800萬元"


"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超出經營范圍,非以使用為目的且無合理或正當理由大量申請注冊并囤積包括訴爭商標在內的注冊商標,還通過商標轉讓、訴訟等手段實現牟利,其行為嚴重擾亂了商標注冊秩序、損害了公共利益,并不當占用了社會公共資源,構成商標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以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


2018年2月27日,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第309號裁定,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予以確認,并對涉案注冊商標予以無效宣告。2018年8月6日,商標局發布第1610期商標公告,該期公告顯示涉案注冊商標在全部商品上宣告無效。


此外,原審法院已經查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未能成功轉讓涉案注冊商標,即分別以優衣庫公司、迅銷公司及其各自門店侵害該商標專用權為由,就基本相同的事實展開系列訴訟,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在每個案件中均以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及作為其門店的一家分公司作為共同被告起訴,利用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門店眾多的特點,形成全國范圍內的批量訴訟。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13年修正)第七條規定:"申請注冊和使用商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雖然前述商標法于2014年5月1日方施行,但作為民事基本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早在1986年即已規定"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自愿、公平、等價有償、誠實信用的原則"。民法基本原則在整個法律體系中發揮基礎性和全局性的作用,商標領域也不例外。


誠實信用原則是一切市場活動參與者均應遵循的基本準則。


一方面,它鼓勵和支持人們通過誠實勞動積累社會財富和創造社會價值,并保護在此基礎上形成的財產性權益,以及基于合法、正當的目的支配該財產性權益的自由和權利;


另一方面,它又要求人們在市場活動中講究信用、誠實不欺,在不損害他人合法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市場秩序的前提下追求自己的利益。民事訴訟活動同樣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


一方面,它保障當事人有權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行使和處分自己的民事權利和訴訟權利;


另一方面,它又要求當事人在不損害他人合法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善意、審慎地行使自己的權利。


任何違背法律目的和精神,以損害他人正當權益為目的,惡意取得并行使權利、擾亂市場正當競爭秩序的行為均屬于權利濫用,其相關主張不應得到法律的保護和支持。


本案中,根據查明的事實,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以不正當方式取得商標權后,目標明確指向優衣庫公司等,意圖將該商標高價轉讓,在未能成功轉讓該商標后,又分別以優衣庫公司、迅銷公司及其各自門店侵害該商標專用權為由,以基本相同的事實提起系列訴訟;


在每個案件中均以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及作為其門店的一家分公司作為共同被告起訴,利用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門店眾多的特點,形成全國范圍內的批量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優衣庫公司或迅銷公司及其眾多門店停止使用并索取賠償,主觀惡意明顯,其行為明顯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對其借用司法資源以商標權謀取不正當利益之行為,本院依法不予保護;


優衣庫公司關于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惡意訴訟的抗辯成立,予以支持。二審法院雖然考慮了指南針公司、中唯公司之惡意,判令不支持其索賠請求,但對其是否誠實信用行使商標權,未進行全面考慮,適用法律有所不當,本院予以糾正。

綜上,優衣庫公司的再審申請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規定的情形,應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二百零七條第一款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2015)滬高民三(知)終字第45號民事判決;


二、撤銷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4)滬二中民五(知)初字第149號民事判決;


三、駁回廣州市指南針會展服務有限公司、廣州中唯企業管理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3563.94元,二審案件受理費3563.94元,均由廣州市指南針會展服務有限公司、廣州中唯企業管理咨詢服務有限公司共同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        闖

  審     判     員      王  艷  芳

  審     判     員      杜  微  科


  二○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法  官  助  理      賓  岳  成

  書     記     員      張  栗  萌


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主編


蔣志培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曾在英國伯明翰大學法學院、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任高級訪問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主編、國家社科基金評審委員會專家,最高人民檢察院民行訴訟監督案件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年、2015年受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和加方科技部邀請參加知識產權法律和創新論壇并演講,2013年12月獲得中國版權事業卓越成就獎。

狂野艳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