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現在是:

image.png

最高法院商標

最高法院:武漢中郡公司與商標評審委員會、閃銀奇異公司商標權無效行政糾紛再審案(涉及大量囤積商標)最高法院商標

時間:2018-10-13   出處:最高法院網 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  作者:  點擊: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行政裁定書

2017)最高法行申4191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武漢中郡校園服務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珞獅南路***號未來城*****室。

法定代表人:劉鳳金,該公司經理。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區茶馬南街*號。

法定代表人:趙剛,該委員會主任。

原審第三人:北京閃銀奇異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區實興大街**號院**號樓***號。

法定代表人:任一帆,該公司經理。

再審申請人武漢中郡校園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中郡公司)因與被申請人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以下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原審第三人北京閃銀奇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閃銀奇異公司)商標權無效行政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京行終4126號行政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武漢中郡公司申請再審稱:(一)原審判決認定爭議商標閃銀(以下簡稱爭議商標)構成以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從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以下簡稱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商標法沒有規定企業申請注冊商標的數量,法不禁止即可行。武漢中郡公司不存在以擦邊球方式大量申請注冊與他人知名品牌相近似商標的行為。商標作為一項財產權,流通轉讓完全合法,是正當經營行為。商標法規定了連續三年不使用撤銷制度,爭議商標注冊時間不滿三年,商標法允許有三年時間做好商標使用的前期準備。(二)原審法院嚴重違反法定程序。1.商標評審委員會商評字[2016]87151號《關于第13675000閃銀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以下簡稱被訴裁定)認定閃銀奇異公司在先使用了閃銀商標,武漢中郡公司注冊爭議商標是搶注行為,在此基礎上,認定爭議商標違反了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對爭議商標予以無效宣告。武漢中郡公司不服被訴裁定,在提起行政訴訟時提供了詳細證據證明爭議商標申請在先,被訴裁定認定武漢中郡公司注冊爭議商標是搶注行為,事實認定錯誤。一審法院并未對武漢中郡公司的上述主張進行認定,而是依據其他事實認定爭議商標的注冊違反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嚴重違反法律程序。2.本案一審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存在明顯錯誤。武漢中郡公司要求二審法院開庭審理本案,但二審法院堅持以書面審理方式作出裁判,對武漢中郡公司依法享有的聽證、陳述、申辯等重要程序性權利產生實質損害。綜上,武漢中郡公司請求本院撤銷一、二審判決和被訴裁定,責令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裁定。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在再審審查階段的爭議焦點問題是:爭議商標的注冊是否違反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原審法院是否違反法定程序。

關于爭議商標的注冊是否違反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已經注冊的商標,違反本法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二條規定的,或者是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由商標局宣告該注冊商標無效;其他單位或者個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宣告該注冊商標無效。對于該條規定中的其他不正當手段,系指以欺騙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擾亂商標注冊秩序、損害公共利益、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或者謀取不正當利益的情形。商標法第四條第一款規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在生產經營活動中,對其商品或者服務需要取得商標專用權的,應當向商標局申請商標注冊。根據該規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申請注冊商標應出于生產經營活動的需要。如果商標申請人違反商標法第四條規定,沒有真實使用目的,無正當理由大量囤積商標,謀取不正當利益的,可以認定屬于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不正當手段。

本案中,根據一、二審查明的事實,武漢中郡公司在多個類別的商品和服務上申請注冊了包括爭議商標在內的一千余件商標,其中包括大量與他人知名品牌相近似的商標,如在第9類上申請注冊的支付保閃銀、徽信閃銀等商標,在第14類上申請注冊的周大慶、周大盛、周傳福、周盛福等商標,在第36類上申請注冊的五八有房、五八有車、五八有禮、五八有愛、五八有信、購付通、財聚通等商標。本案爭議商標核定使用在第36類金融服務等服務上,武漢中郡公司工商登記的經營范圍并不涉及金融服務相關業務。武漢中郡公司在(2015)朝民知初字第46280號民事案件中亦明確表示其閃銀、閃銀錢包商標均尚未投入使用。而且,武漢中郡公司兩股東劉鳳金、傅發春投資設立了北京新華商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本院(2015)民申字第1272號民事裁定書曾認定北京新華商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傅發春作為專業商標代理機構及人員存在違反誠實信用原則,謀取不正當利益的失信行為。武漢中郡公司股東傅發春同時為北京名正利通商標代理有限公司股東,該公司在其網站上大量公開售賣商標,武漢中郡公司在起訴狀中也明確承認其存在對外售賣商標的行為。據此,本院認為,武漢中郡公司的前述商標注冊行為,并非基于生產經營活動的需要,而是無正當理由大量囤積商標,謀取不正當利益,違法了商標法第四條的規定。武漢中郡公司的行為不但擾亂了正常的商標注冊秩序,而且不正當占用了公共資源,有損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屬于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因此,爭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原審法院對此認定正確。武漢中郡公司申請再審主張商標法沒有規定企業申請注冊商標的數量、商標法允許有三年時間做好商標使用的前期準備、商標的流通轉讓完全符合商標法規定。對此,本院認為,商標法對于企業申請商標的數量并無禁止性規定,商標法也規定了商標權可以依法流通轉讓,但商標申請及轉讓都應該基于企業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的需要,商標三年不使用撤銷制度的目的也是為了促進商標的使用,發揮商標的真正價值。本案中,武漢中郡公司的上述商標注冊行為,并非基于其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的需要,而是為了大量囤積商標,謀取不正當利益,該種行為屬于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武漢中郡公司以商標法的上述規定主張爭議商標未違反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原審法院是否嚴重違反法定程序。本院認為,首先,如前所述,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的其他不正當手段,主要應考慮是否擾亂商標注冊秩序、損害公共利益、不正當占用公共資源或者以其他方式謀取不正當利益,不適用于僅損害特定民事權益的情形。因此,爭議商標的申請注冊是否損害閃銀奇異公司主張的在先權利不是商標法第四十四第一款的審理范圍。一審法院就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的法律適用充分聽取了各方當事人的意見,在此基礎上作出裁判,并不違反法定程序。其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六的規定,對于行政上訴案件,人民法院并非必須開庭審理。二審法院依據該條規定,不開庭審理本案,并無不當。因此,武漢中郡公司關于原審法院嚴重違反法定程序的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武漢中郡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武漢中郡校園服務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朱 理

審判員  毛立華

審判員  佟 姝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  張 博

書記員  劉方方

信息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

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主編


蔣志培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曾在英國伯明翰大學法學院、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任高級訪問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主編、國家社科基金評審委員會專家,最高人民檢察院民行訴訟監督案件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年、2015年受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和加方科技部邀請參加知識產權法律和創新論壇并演講,2013年12月獲得中國版權事業卓越成就獎。

狂野艳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