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現在是:

image.png

指導北外法學研究生論文集

陳亞奔碩士: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法規制指導北外法學研究生論文集

時間:2017-11-17   出處: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  作者:  點擊:

 

中文題目         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法規制             

        ——以我國《反壟斷法》第55條為視角                                       

外文題目    Anti-Monopoly Law Regula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r 
  Restriction of Market Competition Arising From     
  Abus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 from the Angle
  Of Article 55 of Anti-Monopoly Law                            

       

                                             

                    11151020                    

                                           

研究方向             國際知識產權法                                                                   

                                              

 

 

        


北京外國語大學學位論文原創性聲明和使用授權說明

 

學位論文原創性聲明

 

本人鄭重聲明:所呈交的學位論文,是本人在導師的指導下,獨立進行研究工作所取得的成果。除文中已經注明引用的內容外,本論文不含任何其他個人或集體已經發表或撰寫過的作品或成果,也不包含為獲得北京外國語大學或其他教育機構的學位或證書撰寫的或使用過的材料。對本文的研究做出重要貢獻的個人和集體,均已在論文中以明確方式標明。本聲明的法律結果由本人承擔。

 

論文作者簽名:                        日期:          

 

 

 

學位論文使用授權說明

 

本人完全了解北京外國語大學關于收集、保存、使用學位論文的規定,即:

按照學校要求提交學位論文的印刷本和電子版本;

學校有權保存學位論文的印刷本和電子版,并提供目錄檢索與閱覽服務;

學??梢圆捎糜坝?、縮印、數字化或其它復制手段保存論文。

 

 

 

論文作者簽名:                       導師簽名:          

日期:                         日期:          

 

致謝

20139月準備開題報告至今,歷時半年多時間,畢業論文基本宣告完成。論文的寫作是一個既發現不足,又有所提高的過程,從選題前的迷茫到寫作中的無緒,經歷的一切可謂苦樂參半??嗟氖怯X得自己并未在學術研究領域做出足以讓導師和自己滿意的成績,深深感到了自己在理論基礎、研究能力和知識深度上的缺憾;樂的是總算得以有所提高,磕磕絆絆中將三年研究生學習中自己的所思所得落諸筆端。碩士論文的完成意味著學生生涯即將落下帷幕,我馬上要離開象牙塔奔赴社會,告別美好的校園生活,迎向廣闊的未知舞臺。在這個過程中,有太多人需要感謝。

首先,感謝我的導師蔣志培老師。雖然并不常與蔣老師見面,但空間的距離并未阻隔師生間的溝通。從論文選題開始的整個論文撰寫過程中,蔣老師給予了很多中肯而極具啟發性的建議,屢屢讓我豁然開朗。蔣老師在專業上為學嚴謹、經驗豐富,生活中則為人寬容、平易近人,從他身上,我不僅得到了學術指導,更習得了人生經驗。這些都將成為我人生中的寶貴財富。

我也要感謝法學院的萬猛院長、叢立先院長與王文華院長,幾位提綱挈領的指導讓學生受益匪淺。同時,法學院姚艷霞老師、李曉輝老師、冀誠老師、鄭小軍老師、劉麗娟老師、張海征老師、姚琦老師、曹麗軍老師、萬方老師、姚金菊老師、葉桂峰老師(排名不分先后)等等諸位,也都在不同階段、各種場合為我澆灌了為學與為人的清泉。教誨諄諄言猶在耳,學生時時未敢相忘。

我們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本文的寫作借鑒了王先林教授等多位學者在本領域中的研究成果。盡管所引之處已在文中標注,仍要對參考文獻的所有作者表示感謝。

此外,還要感謝我同窗三載的同學、室友,美好的青春歲月我們一同走過,留下了值得珍惜的情誼。感謝我的父母、家人,在我求學的近20年中帶來物質與精神上的關愛、支持與鼓勵。感激之情,難以言表。

列舉有窮盡,語言有瑕疵。對于所有曾給予我關懷、指導、幫助的人們,無論是否列舉,一并在此,致以我誠摯的謝意。

 

 

陳亞奔     

于北外東院8號樓宿舍

 


中文摘要

一定程度上說,知識產權是一種合法的壟斷,其擁有本身和正當行使是作為反壟斷法的適用例外而存在的。知識產權制度旨在激勵創新,反壟斷制度旨在維護競爭,這兩種政策都是現代各國的重要政策選擇,而二者之間卻需要協調。知識產權制度對競爭做出限制,這種限制是國家建立和實施知識產權制度的必要代價,應當得到反壟斷法的容忍。然而,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應當是有限度的,因為這種權利一旦被濫用,即有可能帶來排除、限制競爭的惡果,違背國家建立和實施知識產權制度的基本宗旨。

總體來說,目前我國與知識產權保護和反壟斷法律競合、規制及沖突相關的法律制度還處于萌芽狀態,從完整意義上看,甚至可以說是近于空白。長期以來,我國法學界和實務部門對于反壟斷法與知識產權法的關系,尤其是反壟斷法應當如何對待知識產權的行使有著不同的看法。反壟斷立法過程中,有學者基于知識產權本身的合法壟斷權的性質,主張反壟斷法不應該規定知識產權問題,或者僅僅明確知識產權是反壟斷法的適用除外領域;也有學者認為反壟斷法應該適用于知識產權領域,還應做出具體規定,以對知識產權的行使行為加以嚴格的約束。

2008 8 1 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以下簡稱“我國《反壟斷法》”)施行以來,其在知識產權領域的適用就成為一個全新而意義重大,卻又充滿挑戰的問題。我國《反壟斷法》對于知識產權濫用排除、限制競爭的規制主要見于第55條:“經營者依照有關知識產權的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行使知識產權的行為,不適用本法;但是,經營者濫用知識產權,排除、限制競爭的行為,適用本法?!睆脑摋l規定可以看出,知識產權濫用是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的契合點。

目前,對知識產權濫用造成壟斷行為進行類型化研究仍有困難,究其原因不僅因為這還是一個亟待深入研究的新領域,還在于從全球范圍來看,國家、企業或個人層面所推進的反壟斷戰略都是以自身利益為本,權利人或潛在侵權人都旨在充分利用規則以謀求更大利益,因此條文的原則性和規則的不確定性成為了各國反壟斷法的普遍特征。換言之,反壟斷領域本就較為復雜,與知識產權保護相互作用之后,就更為敏感。

本文以我國《反壟斷法》第55條為切入點,旨在探討濫用知識產權的反壟斷法規制。第一部分為理論背景分析,介紹了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的沖突與協調,通過對知識產權制度與反壟斷法分別進行一般性分析,總結保護知識產權與限制競爭間的基本關系。第二部分對知識產權的正當使用與濫用的法定界限進行區分,介紹了知識產權濫用的概念、界定及后果,以及知識產權法、民法、反壟斷法等部門法分別對其作出的規制。第三部分是知識產權濫用造成壟斷的具體認定,將我國的規定與美國、歐盟、日本以及國際組織或國際條約等的規定與具體做法進行比較分析。最后,作者在第四部分中以互聯網行業為例,通過法院已作出判決的代表性案例,分析了我國法院對于知識產權濫用造成壟斷的否定性態度,并提出改進我國相關制度的進路與構想。

 

關鍵詞:

知識產權;濫用;反壟斷法;規制;比較研究


Abstract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IP” or “IPRs”) can, to some extent,  be regarded as a legal form of monopoly, the entitlement and proper use of which are exception to the application of anti-monopoly law. The IP scheme aims to motivate innovation, while the anti-monopoly scheme is to protect competition. These two policies are important choices made by modern governments, but coordination remains necessary for their interplay. IP scheme has the effect of limiting competition, but such limitation is a indispensable price for a nation to establish and implement its IP system. Anti-monopoly law should endure it. However, IP protection should never exceed the limit. As once abused, IPRs can lead to the limitation or even elimination of competition, which is definitely against the purpose of IP scheme.

Generally speaking, Chinese legislations governing the interplay of IP protection laws and anti-monopoly laws are basically in the rudimentary stage. The spheres of theoretical study as well as practical departments are both working on the relationship of IP laws and anti-monopoly laws, especially on the application of anti-monopoly law to the use of IPRs. During the legislative process, some scholars think that based on the nature of IPRs, issues related to them should be regulated in the anti-monopoly law. While some others insist that anti-monopoly law should be applied to IPRs, for the sake of a strict regulation.

Since the promulgation of Anti-Monopoly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 Anti-Monopoly Law”) on August 1, 2008, the application of anti-monopoly law to the field of IPRs has been heated, significant, yet challenging. Article 55 of PRC Anti-Monopoly Law regulates the interplay of IPR abuse that leads to the limitation or even elimination of competition, stating: “This law shall not apply to the conduct of business operators to exercise their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ccording to the laws and relevant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however, this Law shall apply to the conduct of business operators to eliminate or restrict market competition by abusing their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We can see that IPR abuse junction of IP laws and anti-monopoly laws.

There are not yet clearly-divided types of abusive actions of IPRs. The reason is not only that the field is newly-established, but also that anti-monopoly strategies are always established on the basis of interests of each nation, enterprise, or individual, giving rise to the various characteristics of IP laws and anti-monopoly law system. In other words, anti-monopoly is a complicated area, and it becomes even more sensitive after the interplay with IP laws.

This thesis takes Article 55 of PRC Anti-Monopoly Law as the point of penetration, talking about the anti-monopoly law regula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r restriction of market competition arising from abusing IPRs. Part I is theoretical analysis, introducing the conflicts and coherence of IP laws and anti-monopoly laws. Through general analysis of both systems, the author summariz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PR protection and limiting competition. Part II is mainly about the fine line between the proper use and abuse of IPRs. Concept of IPR abuse are introduced, together with its determination method and legal effect. The author also analyzes differentiated regulations of IP law, civil law, and anti-monopoly law. In Part III, the author research into practical determination of IPR abuse giving rise to the result of elimination or restriction of market competition. The method of comparative study is used, with the regulations and practice of United States, European Union, Japan and also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or treaties being examined. In the last part, the author uses the internet industry as an example, finding a representative case to manifest the attitude of Chinese courts towards IPR abuse leading to elimination or restriction of market competition, and offers approaches and propositions to improve the Chinese regulatory system.

 

Key words: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buse; anti-monopoly law; regulation; comparative study


目錄

TOC \o "1-3" \h \z 前言....................................................................................................................................... PAGEREF _Toc11596 1

一、 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的沖突與協調......................................................................... PAGEREF _Toc32061 2

(一) 知識產權的一般性分析....................................................................... PAGEREF _Toc21436 2

1. 知識產權的概念和范圍..................................................................... PAGEREF _Toc14394 2

2. 知識產權的特征和性質..................................................................... PAGEREF _Toc25090 2

3. 知識產權制度的價值......................................................................... PAGEREF _Toc29011 3

(二) 反壟斷法的一般性分析....................................................................... PAGEREF _Toc9745 4

1. 競爭與壟斷間的對應性關系............................................................. PAGEREF _Toc1462 4

2. 反壟斷法的性質................................................................................. PAGEREF _Toc15196 5

3. 反壟斷制度的價值............................................................................. PAGEREF _Toc29207 5

(三) 保護知識產權與限制競爭間的關系................................................... PAGEREF _Toc1682 6

1. 知識產權本身的壟斷性特征............................................................. PAGEREF _Toc8207 6

2. 知識產權法與反壟斷法的關系......................................................... PAGEREF _Toc3071 6

二、 知識產權濫用及正當使用的法定界限..................................................................... PAGEREF _Toc10087 8

(一) 知識產權濫用的概念及后果............................................................... PAGEREF _Toc24115 8

1. 權利濫用的判斷標準和構成要件..................................................... PAGEREF _Toc27321 8

2. 知識產權濫用概念的界定............................................................... PAGEREF _Toc3738 10

3. 禁止知識產權濫用與知識產權權利限制的區別........................... PAGEREF _Toc29194 12

4. 放任知識產權濫用的后果............................................................... PAGEREF _Toc6193 12

(二) 知識產權的正當使用之法定界限..................................................... PAGEREF _Toc15180 13

1. 知識產權法本身對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制....................................... PAGEREF _Toc15479 13

2. 民法對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制........................................................... PAGEREF _Toc14320 14

3. 反壟斷法對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制................................................... PAGEREF _Toc19784 14

三、 知識產權濫用造成壟斷的認定............................................................................... PAGEREF _Toc10213 15

(一) 我國反壟斷法的規定:第55條....................................................... PAGEREF _Toc29264 15

(二) 美國反托拉斯法的規定及做法......................................................... PAGEREF _Toc17851 16

1. 美國反壟斷法制度概述................................................................... PAGEREF _Toc12071 16

2. 美國反托拉斯法中的知識產權濫用............................................... PAGEREF _Toc5321 17

(三) 歐盟競爭法的規定及做法................................................................. PAGEREF _Toc22371 18

1. 歐盟反壟斷法制度概述................................................................... PAGEREF _Toc27007 18

2. 歐盟競爭法中在知識產權領域的適用........................................... PAGEREF _Toc18465 19

(四) 日本的規定及做法............................................................................. PAGEREF _Toc17740 20

1. 日本反壟斷法制度概述................................................................... PAGEREF _Toc15048 20

2. 日本反壟斷法對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制........................................... PAGEREF _Toc10950 21

(五) 國際組織或國際條約的規定及做法................................................. PAGEREF _Toc25381 22

1.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規定............................................................... PAGEREF _Toc29682 22

2. 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 PAGEREF _Toc23299 22

四、 我國制度的現實與構想........................................................................................... PAGEREF _Toc17368 23

(一) 代表性案例簡要分析......................................................................... PAGEREF _Toc12272 24

1. 互聯網領域的知識產權濫用........................................................... PAGEREF _Toc13779 24

2. 代表性案例:“3B大戰”.............................................................. PAGEREF _Toc19414 24

(二) 改進的進路與構想............................................................................. PAGEREF _Toc16441 25

1. 明確、細化知識產權法相關條款................................................... PAGEREF _Toc30593 25

2. 盡快出臺適用指南、執法方針等................................................... PAGEREF _Toc11588 26

3. 改變混亂執法,明確執法機構職權............................................... PAGEREF _Toc28249 27

結論..................................................................................................................................... PAGEREF _Toc25714 28

參考文獻............................................................................................................................. PAGEREF _Toc29901 29

 

 



前言

知識產權作為一種合法的壟斷,其擁有本身和正當行使是作為反壟斷法的適用例外而存在的。此時對競爭的限制應視為國家建立和實施知識產權制度的必要代價,應當得到反壟斷法的容忍。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一旦過度,就會造成權利的濫用,帶來排除、限制競爭的惡果,違背國家建立和實施知識產權制度的基本宗旨。旨在激勵創新的知識產權制度和旨在維護競爭的反壟斷制度都是現代各國的重要政策選擇,而這兩種政策之間卻需要協調。自2008 8 1 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以下簡稱“我國反壟斷法”)施行以來,其在知識產權領域的適用就成為一個全新而意義重大,卻又充滿挑戰的問題。

我國反壟斷法對于知識產權濫用排除、限制競爭的規制主要見于第55條:“經營者依照有關知識產權的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行使知識產權的行為,不適用本法;但是,經營者濫用知識產權,排除、限制競爭的行為,適用本法?!睆脑摋l規定可以看出,知識產權濫用是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的契合點。目前,對知識產權濫用造成壟斷行為進行類型化研究仍有困難,究其原因不僅因為這還是一個亟待深入研究的新領域,還在于從全球范圍來看,國家、企業或個人層面所推進的反壟斷戰略都是以自身利益為本,權利人或潛在侵權人都旨在充分利用規則以謀求更大利益,因此條文的原則性和規則的不確定性成為了各國反壟斷法的普遍特征。換言之,反壟斷領域本就較為復雜,與知識產權保護相互作用之后,就更為敏感。

總體來說,目前我國與知識產權保護和反壟斷法律競合、規制及沖突相關的法律制度還處于萌芽狀態,從完整意義上看,甚至可以說是近于空白。長期以來,我國法學界和實務部門對于反壟斷法與知識產權法的關系,尤其是反壟斷法應當如何對待知識產權的行使有著不同的看法。反壟斷立法過程中,有學者基于知識產權本身的合法壟斷權的性質,主張反壟斷法不應該規定知識產權問題,或者僅僅明確知識產權是反壟斷法的適用除外領域;也有學者認為反壟斷法應該適用于知識產權領域,還應做出具體規定,以對知識產權的行使行為加以嚴格的約束。

本文著眼于我國《反壟斷法》第55條,首先介紹知識產權權利濫用的相關理論基礎,進而根據相關理論著述與實際案例對于我國以及世界各國中知識產權權利濫用進而造成排除、限制競爭的后果后反壟斷法律對其進行的規制做出比較分析,并在最后探尋我國相關法律制度的完善與改進之法。


一、        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的沖突與協調

(一)知識產權的一般性分析

1.知識產權的概念和范圍

概括而言,鄭成思教授將知識產權定義為“人們就其智力創造的依法享有的專有權利”[1]。具體而言,也有學者對知識產權進行列舉式的定義,如吳漢東教授將其定義為“人們對于自己的智力活動創造的成果和經營管理活動中的標記、信譽依法享有的權利”[2],再如劉春田教授的定義為“基于創造性智力成果和工商業標記依法產生的權利的統稱”[3]等。

傳統知識產權可大致分為著作權、專利權、商標權,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與社會的不斷進步,傳統知識產權種類逐漸增加,不再局限于以上三大類型,例如信息網絡傳播權、僅在一些國家受到保護的商業方法等。同時,越來越多新的無形客體也被納入知識產權的保護范圍,新型知識產權不斷增加,包括集成電路布圖設計權、商業秘密權等。知識產權的保護范圍正在不斷擴張[4]。

2.知識產權的特征和性質

(1)客體的無形性

知識產權與物權相比,最突出的特征在于客體的無形性和與物質載體的可分離性。物權的客體主要是有體物,而知識產權的客體則是無形的文學作品、發明創造、外觀設計、商標標識等。作為知識產權客體的無形物依附于有形的物質載體上,與該有形載體具有可分離性。也正因此,對于知識產權的保護不能通過對客體進行占有和公示而自力進行,只能經由法律規定及特定程序。

(2)排他性

知識產權的排他性,又稱專有性,指的是權利人取得特定的知識產權后,他人只能在經過權利人授權、許可,或法律有特別規定的前提下,才能對該知識產權客體進行利用。

所有權也具有排他性,但應當明確,知識產權的排他性與之不同。一方面,知識產權的排他性不是自然產生的,而是因法律的強制規定而產生,也只能依靠法律的強制力量進行保護。另一方面,知識產權排他性受到法律的限制也遠遠多于所有權,法律有特別規定之時,他人可以不經權利人許可即利用該權利,如《著作權法》中所規定的12種合理使用與4種法定許可情形等,而所有權受到的限制僅限于征收征用等少數情形。

(3)地域性

簡單而言,知識產權的地域性指的是知識產權依據國內法而產生,因此也僅在國內有效。除非有國際條約或雙邊、多邊協定等的特別規定,否則知識產權的效力不得超越國境。這一特征來源于知識產權的法定性,由于各國有關知識產權保護的規定各不相同,一國的知識產權在他國無法自動獲得保護。但隨著全球化的發展與國際條約的增加,知識產權的地域性正在淡化[5]。

(4)時間性

大部分知識產權的保護是有期限的,法律規定的期限屆滿以后,知識產權就不再受到保護,是為知識產權的時間性。例如,我國《著作權法》規定的普通作品保護期限為作者有生之年加死后50年。再如,我國《專利法》對發明專利的保護期限為20年。期限屆滿后,權利人在一定條件下可申請續展,否則,該知識產權客體即進入公有領域。

3.知識產權制度的價值

知識產權作為一種法律制度,實現一定的制度價值是其設立的應有之義。在多方面的作用和意義之中,大致可以歸納出激勵作用、調節作用以及保障作用三個主要方面。

(1)知識產權制度的激勵作用

激勵作用是知識產權制度最主要的價值之一。從經濟學角度看,知識產權是特定的知識財產創造者依法獲得的一定限度內的壟斷權,實際上可以看做是國家通過相應的法律制度來事先解決知識產品可能出現的權利沖突問題,防范性地避免他人對權利人取得的智力成果進行不當利用。1993年諾貝爾獎得主、新制度主義經濟學代表人物之一的諾思指出,創新活動中存在個人收益與社會收益的巨大差異,這使得個人的積極性大大降低[6]。正如諾思在著作中進行的分析,“一般而言,創新都可以毫無代價地被人模仿,也無需付給發明者或創新者任何報酬。技術變革速度緩慢的主要原因就在于,直到相當晚期都未能就創新發展處一整套所有權”[7]。波斯納也指出,如果生產商事先得知其發明成本無法得到補償,那么他一開始就不會去從事發明。而且,在沒有專利的世界里,發明人嚴重地傾向于對其成果進行保密[8]。而知識產權制度正是為了調節這一問題而設立的制度,明確賦予知識財產創造者以特定的專有權,使其得以在特定期限內對其成果進行獨占性的利用和收益,激勵個人的創新積極性。

(2)知識產權制度的調節作用

知識產權制度的調節作用主要在于利益調節。如前文所述,知識產權是權利人依法獲得的特別壟斷權,這樣的壟斷權不是絕對的、無限的,出于調節個人利益與社會公共利益平衡的目的,應當也必須受到限制。這樣的利益調節機制不僅表現在知識產權效力的地域性和時間性特征,也表現在特定情況下他人可以依法不經許可利用知識產權的可能性,如著作權法中的合理使用和法定許可制度、專利法中的強制許可制度等。這樣的制度設計能夠在保護知識產權權利人利益的同時,促進知識的有效傳播和利用,使得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得到平衡。

(3)知識產權制度的保障作用

知識產權的保障作用主要體現在防止他人對知識產權的侵害和規范權利人對知識產權的正當利用兩方面。防止侵權作用是知識產權制度的題中之義,而防止權力濫用則是一項重要的法律原則,也是本文將要重點探討的內容。

(二)反壟斷法的一般性分析

1.競爭與壟斷間的對應性關系

一般而言,壟斷是競爭的對立面,存在壟斷意味著競爭受到限制或阻礙?!皦艛唷币辉~雖然早已廣泛出現在各種相關立法與學術著作中,但法學界并未對其做出精確定義,仍停留于經濟學意義上。經濟學上的“壟斷”是指企業或其他經濟組織通過一定手段對生產或市場實施的一種排他性的控制,從而排除或限制競爭的行為或狀態??梢?,壟斷不僅包括市場中實際形成的壟斷狀態,也包括各種排斥競爭的行為,基本等同于廣義的限制競爭[9]。

2.反壟斷法的性質

反壟斷法是規范市場行為、維護競爭秩序的基本法,一般屬于公法。從內涵上講,反壟斷法是禁止行為人排除或限制競爭的行為的法律部門或法律規范的總稱[10]。在我國,通常將反壟斷法和反不正當競爭法統稱為競爭法,而在西方國家和國際組織中,競爭法和競爭政策通常指的是反壟斷法和反壟斷政策。

反壟斷法的內容有三大基石,或稱三根支柱:第一,禁止限制性協議或協同行為,指的是禁止經營者通過合同、決議或協調一致的行為而共同實施劃分市場、限制價格或產量等反競爭行為;第二,禁止濫用獨占(支配)地位的行為,即禁止具有獨占或支配地位的企業濫用其獨占地位破壞競爭;第三,控制集中或并購,包括對符合反壟斷法規定的具有限制競爭可能的集中或并購采取的核準制度等。[11]

3.反壟斷制度的價值

反壟斷法被稱為“經濟憲法”,其與憲法的類比性在于憲法是維護民主與自由的基本法,而反壟斷法則是維護經濟民主與經濟自由、反對經濟轉制與競爭自由的基本法。美國最高法院在1972年的一項判決中肯定了反壟斷法(在美國稱為反托拉斯法)的地位:“反托拉斯法……是自由企業的大憲章(the Magna Carta of free enterprises)。它們對維護經濟自由和我們的企業制度的重要性,就像權利法案對于保護我們基本權利的重要性?!?a href="#_ftn12" name="_ftnref12">[12]具體而言,反壟斷法的制度價值主要在于維護自由競爭和調節市場失靈兩方面。

(1)反壟斷法是維護自由競爭的基本法

反壟斷法的精髓在于維護自由健康平等的市場競爭,而市場競爭是市場經濟的根本機制,這就決定了反壟斷法是市場經濟的基本法。正如德國聯邦專家咨詢委員會成員施耐德所言,競爭自由是需要法律保障的市場經濟基本自由之一,也是市場經濟的基石[13]。反壟斷法對競爭自由的保護,決定了其作為市場經濟基本法的重要價值。

(2)反壟斷法是調節市場失靈的基本法

被亞當·斯密稱為“看不見的手”的市場經濟的自由競爭機制在大多數情況下能夠實現有效的自我調節,取得比政府干預的計劃經濟更有效的結果。但少數情況下,市場經濟無法達到資源配置的最佳狀態,出現所謂的“市場失靈”現象,包括不完全競爭等情形?!笆袌鍪ъ`都會導致生產或消費的無效率,從而可以存在政府治療這些疾病的職能”[14],在這些情形下彌補市場失靈帶來的不利后果也是反壟斷法的目標之一。[15]

(三)保護知識產權與限制競爭間的關系

1.知識產權本身的壟斷性特征

字面上看,“知識產權”是“對知識的產權”,而“知識”的本質乃是一種信息。在《思想的經濟學》(The Economy of Ideas)一文中,John Pery Barlow指出:“信息是自由的,它的本質決定了它天然能夠自由流動”。而法律將“自由”的知識轉變為專屬于創造者的財產,是出于實現特定公共政策的需要——為換取發明創造人投身于發明創造活動的積極性、鼓勵更多人進行發明創造,國家將由法律創設的知識產權賦予他們[16]。至于何種“知識”能夠產生“知識產權”、該等權利范圍如何,都取決于法律的界定。

在這種意義下,知識產權成為一種合法的壟斷,其擁有本身和正當行使皆構成反壟斷法的適用例外。我們應當將保護知識產權而對競爭造成的限制視為國家建立和實施知識產權制度的必要代價,使之得到反壟斷法的容忍。

2.知識產權法與反壟斷法的關系

如前文所言,知識產權法所保護的知識產權是法律賦予的一種合法壟斷,而反壟斷法則旨在反對壟斷,保護競爭。反壟斷法的適用存在例外,一般意義上的知識產權保護恰恰屬于例外之列。因此,知識產權法與反壟斷法的關系既存在一定意義上的一致性,又存在沖突的可能。

(1)二者的一致性

首先,知識產權法與反壟斷法在促進技術創新方面具有一致性。知識產權通過對新產品、新方法和原創作品設立排他性權利,刺激人們對于創新的積極性。而反壟斷法通過保護富有活力的健康競爭機制,也能夠推動創新、促進技術進步。正如美國法官在1990年的Atari Games Corp. v. Nintendo of America, Inc.一案中指出:“專利權和反托拉斯法的目標乍看起來似乎完全不同,但兩者其實是互補的,因為它們的目標都在于鼓勵創新、勤勉和競爭”[17]。

其次,知識產權法與反壟斷法在保護消費者的層面具有一致性。知識產權法對消費者的保護不僅體現在使其能夠享受更先進的產品與技術,也在于對假冒偽劣產品等的生產者與銷售者進行打擊和制裁。而反壟斷法則通過對壟斷的打擊,使得消費者能夠以更理想的價格、條款獲得需要的產品與服務。在這一方面,也能看出二者相輔相成。

因此我們可以說,知識產權法與反壟斷法的目的都包括促進創新和保護消費者。正如美國司法部與聯邦貿易委員會于199546日聯合發布的《知識產權許可的反托拉斯指南》(Antitrust Guidelines for the Licensing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18](“以下簡稱《反托拉斯指南》”)中所言,“知識產權法與反壟斷法有共同的目的,即促進創新和增進消費者福利”。

(2)二者的沖突性

顯然,我們不能因為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之間所具有的以上一致性而忽略了二者之間可能存在的矛盾與沖突?;\統而言,知識產權的本質是完全的或有一定限制的壟斷,而競爭政策的目的則是反壟斷的[19]??梢哉f,知識產權保護與反壟斷的本質沖突在于知識產權權利內容的私人性與權利客體的公益性[20]。

首先,法律雖然允許了知識產權這一合法壟斷權的存在,但這并不能說明這樣的壟斷對于競爭沒有損害,更不能說明知識產權保護與反壟斷不存在沖突。這樣的制度設計只是說明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律的沖突在法律所決定容忍的范圍內,國家將其作為鼓勵科技創新、促進技術進步所付出的代價。

其次,知識產權人若對其權利進行濫用,則有可能構成對反壟斷法的違反。在技術的重要性越來越得以凸顯的今天,擁有知識產權的企業往往有可能在其特定市場的競爭中占據比較有利的地位。一旦任由這種優勢擴大,例如握有先進技術的企業拒絕將技術許可其他企業使用、一家獨大,就有可能使此類優勢企業在市場競爭中取得壟斷或支配地位。這樣的情況下,優勢企業利用由知識產權而取得壟斷或支配地位,其行為造成限制、損害市場競爭的后果,就極有可能觸犯反壟斷法。

綜上所述,無論是知識產權的性質,還是知識產權權利人對其經濟功能的行使,都可能與反壟斷法發生沖突[21]。這樣的沖突主要表現為知識產權人對法律所授予的權利的行使超出了法律所設定的范圍,即構成知識產權濫用。知識產權濫用若造成一定的后果,包括限制、損害市場競爭等,就會觸發反壟斷法對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制。[22]

 

二、        知識產權濫用及正當使用的法定界限

(一)知識產權濫用的概念及后果

1.權利濫用的判斷標準和構成要件

(1)權利的外部界限與內部限制

法律意義上的權利是有范圍的,這一范圍包括權利的外部界限與內部限制。權利的外部界限,指的是某項權利與其他權利之間的界限,也就是每項權利的邊界。該邊界若不明確,會造成不同權利間的沖突;而超出該邊界而行使權利,則構成侵權行為。與外部界限相對的是權利的內部限制,即行使權利的范圍,這一范圍小于權利的外部邊界。權利的外部界限針對的是權利本身,而權利的內部限制針對的則是權利的行使。也就是說,只要在外部界限以內,權利本身就是合法的,但若權利人對其合法權利的行使或利用超出了內部限制劃定的范圍,仍有可能被判定為違法。

“權利濫用”就是權利人對權利內部限制的突破與超越,對權利濫用的規制實際上構成了對權力行使行為的限制和正當界限的確定[23]。張文顯教授在其著作中將“權利濫用”定義為“權利人在權利行使的過程中故意超越權利界限損害他人的行為”[24],筆者認為此處所稱的“權利界限”也應解讀為權利的內部限制。對于權利外部界限和內部限制的區分可簡單由下圖表示。

法律規范中有關權利邊界的規定一般是外部界限,對于內部限制則較少涉及。究其原因,在于權利的內部限制具有抽象性,必須到法的“一般性原則——甚至法律制度的精神——之中去尋找這類限制”[25],且內部限制一旦被轉化為具體而可操作的法律規范,就會變成權利的外部界限[26]。

(2)權利濫用的判斷標準

筆者認為,權利濫用判斷標準之核心,在于厘定判斷權利人行權過程中由權利的合法利用過渡為權利濫用的時點。在我國理論界,對于該時點的判斷業已形成多種標準,但尚未形成通說,目前較有影響的標準包括過錯標準[27]、損害意圖標準[28]及權利目的標準等[29]。由于篇幅所限,此處僅就筆者認為最為合理的權利目的標準進行簡要介紹。

權利目的標準,或稱權利宗旨標準認為,每一項權利的設定都是基于一定的政策目的和社會使命,因此該權利也應在符合其設定時的政策目的和社會使命的范圍內行使,一旦超出這一范圍或違背設定目的,則構成權利濫用。學界有人認為此處的“權利目的”可以等同于“公共利益”,但從各國目前的法律規定和理論著作來看,對于“權利目的”的具體界定尚未達成共識,很多情況下仍需要司法機關的自由裁量。正如日本學者營野耕毅所言,“由于私權領域內對公共利益原則的研究還很少,必須在今后進行進一步的研究”[30]。

(3)權利濫用的構成要件

對于權利濫用的構成要件,我國專家學者有不同的見解。王利明教授認為構成權利濫用的三要件為: = 1 \* GB3 \* MERGEFORMAT 前提,即權利濫用以權利存在或與行使權利相關為前提; = 2 \* GB3 \* MERGEFORMAT 后果,即權利人對其權利的行使對國家、集體或個人利益造成損害; = 3 \* GB3 \* MERGEFORMAT 過錯,即權利人須有過錯[31]。魏振瀛教授的三要件為: = 1 \* GB3 \* MERGEFORMAT 權利人有權利存在; = 2 \* GB3 \* MERGEFORMAT 權利人有行使權利的行為,包括作為與不作為; = 3 \* GB3 \* MERGEFORMAT 權利人的行權行為有濫用權利的違法[32]。楊春福先生的四要件為: = 1 \* GB3 \* MERGEFORMAT 主體:正在行使權利的權利人; = 2 \* GB3 \* MERGEFORMAT 客體:社會的、國家的、集體的或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權利; = 3 \* GB3 \* MERGEFORMAT 主觀方面:權利人故意的心理狀態; = 4 \* GB3 \* MERGEFORMAT 客觀方面:造成危害他人權利和利益的后果[33]。

考察權利濫用的構成要件,應當結合權利濫用的判斷標準。根據前文所述的權利目的標準,筆者認為,權利人的故意或過失的心理狀態并不應對認定是否存在權利濫用造成影響,而應將重點放在其濫用行為所造成的法律后果。因此,權利濫用的構成要件應包括以下三項: = 1 \* GB3 \* MERGEFORMAT 權利人有權利存在; = 2 \* GB3 \* MERGEFORMAT 權利人以作為與/或不作為行使權利; = 3 \* GB3 \* MERGEFORMAT 權利人對權利的行使與該權利的目的不相符。

2.知識產權濫用概念的界定

知識產權濫用是權利濫用的一種表現形式,與傳統意義上權利的濫用相比具有共性,也有一定特殊性。一方面,知識產權作為一種法定財產權,其權利邊界缺少自然權利的顯而易見性,較難判斷。另一方面,由于知識產權權利客體所具有的無形性特點,權利外部界限、內部限制的界分和侵權行為的認定較之有形財產權也更為復雜,導致權利人在行權過程中越界、或違背設定該等權利之初衷,造成知識產權濫用的可能性更大[34]。

總的說來,知識產權濫用的主要特征有三點:首先,知識產權濫用具有行使知識產權的表象,或與知識產權的行使有關,這使得知識產權濫用行為區別于發生在其他領域的權利濫用行為,是知識產權濫用的表面特征。其次,知識產權濫用違背了法律設定知識產權的宗旨,或者說對知識產權的行使超越了正當界限,此為實質特征。最后,知識產權濫用是違法行為,法律將對其做出的否定性評價,并進行相應處理,這是知識產權濫用的法律后果。因此,知識產權濫用的實質在于權利人對權利的行使超出了法律所賦予的范圍,不適當地擴張了其所享有的權利[35]。

知識產權濫用是知識產權權利人行使其權利的產物,與知識產權本身并無直接聯系。因此,知識產權法中通常并未對知識產權濫用做出具體規定,最多也只是籠統地規定禁止權力濫用的原則性條款。有關知識產權濫用的具體規定通常見于其他部門法中,如合同法、反不正當競爭法、民事訴訟法等。我國所加入的知識產權相關國際條約也對知識產權濫用有原則性規定。

(1)我國對知識產權濫用概念的認識

如前文所述,知識產權法中通常并不就知識產權濫用做出規定,我國的知識產權相關法律法規中也并未對知識產權濫用做出規定。目前而言,我國對知識產權濫用概念的認識主要是學者的學理性理解,而非對法定內涵的解讀。

鄭成思先生在其起草的《民法典·知識產權篇(專家意見稿)》第22條中首次提出了知識產權法中的知識產權濫用原則:“知識產權的權利持有人不得濫用權利,尤其不得借助知識產權在轉讓中實施不合理的限制貿易行為?!彼M一步闡述:“本條來自世界貿易組織《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第8條第2款。該條第1款是國際組織對成員的一種希望、愿望的語氣,難以搬入國內法。而第2款關于禁止知識產權權利人濫用權利,則是各國立法中均應注意到的。況且,這第2款還有同一個協議的第40條加以具體化,也是成員國應當在立法及執法履行的義務?!?a href="#_ftn36" name="_ftnref36">[36]

吳漢東教授認為,知識產權濫用的產生是由權利行使方式不當導致的,權利人的不當行使超出了法律保護的范圍,不再受到知識產權保護,而應由反壟斷法進行調整。也就是說,知識產權人超出法定范圍行使權利的濫用行為屬于越權,對于這一部分內容不享有知識產權;而知識產權濫用是以權利人享有知識產權為前提的,因此該濫用行為是行為方式違法,而非權力本身違法。[37]

王曉曄研究員則認為,“禁止權利人的濫用行為,是指知識產權所有人不得憑借其知識產權,對知識產權的受讓人予以不合理的限制?!?a href="#_ftn38" name="_ftnref38">[38]

還有學者認為,濫用知識產權是指知識產權權利人行使權利的方式超出了法律所允許的范圍[39]。

(2)《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中的相關規定

《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Trade-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TRIPs”)[40]8條是有關原則的規定,其中第2款規定了國際貿易中的知識產權不得濫用原則:“只要符合本協定的規定,必要時可以采取適當措施來防止知識產權持有人濫用知識產權或采取不正當地限制貿易或嚴重影響國際技術轉讓的做法?!?a href="#_ftn41" name="_ftnref41">[41]從該條可以看出,TRIPs協議將知識產權濫用界定為知識產權權利人在設計知識產權的貿易活動中采取的不合理的貿易限制或其他帶來消極影響的行為。

對此,鄭成思教授認為,“這一原則的地位,不亞于被人捧為‘帝王’的‘誠實信用’原則”[42]。但本條規定針對的知識貿易領域的知識產權濫用,對于其他領域的則沒有涉及。

3.禁止知識產權濫用與知識產權權利限制的區別

要區別禁止知識產權濫用與知識產權權利限制,首先應當明確知識產權權利限制的概念。知識產權權利限制是指“基于公共政策的考慮,對知識產權權利內容及其權力行使所給予的合理的適當的約束”,其最突出的特征為法定性,即“知識產權權利限制的種類、深度、范圍或方式等應當以法律明確規定為限,至少應當從法律已有的規定中,能夠確切的推斷出這種限制”[43]。

禁止知識產權濫用與知識產權權利限制既有聯系,又有區別。聯系在于,兩者的目的都是促使權利人對其知識產權進行正當行使。而區別在于,前者作為一項法律基本原則,具有抽象性和高度概括性;而后者必須在法律的具體條文中明確規定,更具有具體性和可操作性[44]。

4.放任知識產權濫用的后果

當前知識產權法與反壟斷法的關系是以反壟斷法在一定程度上做出退讓、使得知識產權法在適當范圍內存在而造就的,學界有人稱之為反壟斷法知識產權適用除外制度。這一制度要發揮作用,前提就是知識產權這一特定形式壟斷權的行使與公共利益相一致,或其與公共利益的沖突在可容忍的范圍內。知識產權濫用實際上是權利人不恰當地擴張了其權利的范圍,因此,知識產權一旦被濫用,可能帶來排除、限制競爭的后果。對知識產權的過度保護與公共利益發生沖突,違背國家建立和實施知識產權制度的基本宗旨而不再受到容忍,權利人須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

(二)知識產權的正當使用之法定界限

賦予知識產權人有限壟斷權的同時,為了平衡社會利益,國家出于社會政策考慮也對知識產權的使用設定一定的限制,要求權利人在該界限之內行使其權利,以滿足社會對知識和信息的需要。這就意味著在法定界限內行使知識產權時,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被視為達到擬制的一致,知識產權制度的價值得以實現;而一旦超出這一界限,就侵害了公共利益。

1.知識產權法本身對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制

法的權利義務調整機制決定了任何一部法律,無論其本位如何,其自身的規范性必然都構成了對于其所賦予的權利的制約[45]?!爸R產權制度包含內在效用的抗辯”[46]。因此首先,知識產權受到的限制來自知識產權法本身,知識產權的濫用首先違背了知識產權法。

知識產權的濫用構成對知識產權的過度保護,這一定程度上和侵犯他人知識產權一樣違背了對知識產權法的初衷。為此,除了知識產權所固有的須滿足法定條件方能取得、在一定有效期內享有、僅在特定地域享有等限制外,基于國家利益或社會公共利益,各國通常還通過一些具體的制度使得知識產權受到一定限制,包括我國著作權法規定的合理使用制度[47]和法定許可制度,專利法規定的強制許可制度等。這種限制是享有知識產權必須付出的代價,是實現知識產權法利益平衡的基本機制,其制度價值在于通過對專有權的適當限制,保障了社會公眾對知識產品的必要接近、合理分享,從而平衡了知識產權人和社會公眾利益的關系[48]。

2.民法對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制

對知識產權的限制不僅規定于知識產權法中,知識產權作為一種民事權利,同樣受到民法的規制。此處的規制主要指民法基本原則,包括誠實信用原則、禁止權利濫用原則,以及公序良俗原則等,所有的民事活動都應受到以上原則的限制。在這三項原則中,對限制知識產權發揮主要作用的是禁止權利濫用原則。

我國《民法通則》第7條規定了禁止民事權利濫用原則:“民事活動應當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擾亂社會經濟秩序?!薄懊袷禄顒邮切惺姑袷聶嗬吐男忻袷铝x務以滿足個人需要的活動,權利不得濫用原則的要旨,就是要求民事活動的當事人在幸會全力及履行義務的過程中,實現個人利益與社會利益的平衡?!薄稇椃ā返?span>51條也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權利的時候,不得損害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權利?!?。

禁止權利濫用原則在對不正當行使權利的行為進行處罰的同時,也要求對于權利建立必要的限制體系,以明確權利行使的邊界,制約權利的行使[49],具體表現為對具體權利的行使進行限制,例如所有權的行使應受到相鄰關系的限制等。

3.反壟斷法對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制

受到反壟斷法限制的知識產權濫用主要體現為行使知識產權造成不正當限制競爭的行為。反壟斷法兼具公私法的性質,其限制與民商法領域內的知識產權法和民法不同,涉及專門機關的主動介入,即反壟斷法對限制競爭行為的控制主要采用政府主動干預的方式[50]。

需要明確的是,當知識產權的行使違反反壟斷法時,必然存在知識產權的濫用,但是有些(甚至多數)知識產權濫用并不違反反壟斷法[51],因此反壟斷法并不對所有的知識產權濫用行為進行規制。

反壟斷法對知識產權濫用進行規制,是反壟斷法與知識產權法進行協調的過程與結果,目的在于維護自由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同時盡可能確保知識產權法律制度得以正確實施,其內在價值與設立宗旨得到實現[52]。

 

三、        知識產權濫用造成壟斷的認定

加強對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規制是反壟斷法律制度建設和理論研究中的一個重要方面。但反壟斷領域本就較為復雜,與知識產權保護相互作用后就更為敏感。目前而言,對知識產權濫用行為進行類型化研究仍有困難,究其原因,不僅因為這還是一個亟待深入研究的新領域,還在于從全球范圍來看,國家、企業或個人層面所推進的知識產權戰略都是以自身利益為本,權利人或潛在侵權人都旨在充分利用規則以謀求更大利益,因此,條文的原則性和規則的不確定性成為了各國反壟斷法的普遍特征。

對于知識產權濫用行為,許多國家與地區已確立了相應的法律制度。一些國家與地區不僅在反壟斷法律中規定相關規范對其進行規制,還在行政執法和司法實踐中形成了具體且具有較強操作性的專門性規范。以下分別對我國法律規定與實務部門的操作,以及美國、歐盟、日本及世界貿易組織(WTO)等國家與地區的規定和做法進行簡要分析。

(一)我國反壟斷法的規定:第55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以下簡稱“我國《反壟斷法》”)頒布于2008 8 1 日,其中對于知識產權濫用排除、限制競爭的規制主要見于第55條:“經營者依照有關知識產權的法律、行政法規規定行使知識產權的行為,不適用本法;但是,經營者濫用知識產權,排除、限制競爭的行為,適用本法?!边@一規定確立了對知識產權濫用進行反壟斷規制的基本原則和制度,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但其仍僅屬原則性規定,如何界定與判斷濫用知識產權、限制競爭等概念的標準和尺度仍需要進一步明確。

對于應當如何對待知識產權問題,我國制定反壟斷法時是存在不同意見的。一種意見基于知識產權本身的一定程度上合法壟斷權的性質,主張反壟斷法不應該規定知識產權問題,或者僅僅明確知識產權是反壟斷法的適用除外領域;另一種意見則認為,反壟斷法中不僅要規定、還要具體規定知識產權問題,甚至應設專章解決知識產權問題,以便為行政執法和司法提供明確的依據與規則[53]。最后我國《反壟斷法》第55 條采取了這種折中的立法形式[54]。

在理解與適用我國《反壟斷法》第55條前,首先應明確,并不是所有的知識產權濫用都會帶來對自由競爭的不利影響,當知識產權濫用與限制競爭無關時,不應適用《反壟斷法》。因此,應當正確認識“濫用知識產權”與“排除、限制競爭”間的關系。從第55條字面意義可以看出,行使知識產權本身不當然適用《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也不必然適用《反壟斷法》。換言之,當且僅當濫用知識產權且限制競爭的行為發生時,方才受《反壟斷法》的規制。

如前文所述,知識產權的行使違反反壟斷法時,必然存在知識產權的濫用,但反之并不一定成立。一般認為,判斷知識產權濫用是否成立的標準是對知識產權的利用是否違背設立知識產權制度所要實現的公共政策。知識產權濫用原則最初是美國司法判例中基于公共政策而形成的原則,其體現的公共政策包括創新政策、競爭政策、表達自由政策等[55]。

(二)美國反托拉斯法的規定及做法

1.美國反壟斷法制度概述

美國乃是現代反壟斷法的發源地,旨在反對非法壟斷、保護自由公平競爭的反壟斷法在美國通常被稱為反托拉斯法(antitrust laws)。美國于1890年頒布《謝爾曼法》(Sherman Antitrust Act[56],此后現代各國制定反壟斷法時多對其進行參考。除《謝爾曼法》外,美國反托拉斯法還包括1914年生效的《聯邦貿易委員會法》(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Act)和《克萊頓反托拉斯法》(Clayton Antitrust Act),以及1936年生效的《羅賓遜 - 帕特曼法》(Robinson Patman Act)等。

美國作為判例法國家,法院的有關判例也是反托拉斯法的組成部分。由于反托拉斯法中的規定大多較為籠統而原則性,法院在審理案件時確立的具體原則和規則更顯得尤為重要。在判斷某一特定行為是否觸犯反托拉斯法時,美國法院主要采取兩大基本原則,兩者都是在審判實踐中形成的。這兩大原則分別為:

第一,“本身違法”原則(rule of per se illegal)。這一原則認為某些特定行為的發生本身就構成非法壟斷,而毋須進行具體分析,如搭售(tying)、固定價格(price fixing)等。本身違法原則的適用簡化了案件審理流程、節約了審判資源,通常針對較為顯著、造成惡劣影響的壟斷行為。

第二,“合理原則”(rule of reason)。這一原則通過對具體行為進行具體分析而判斷是否構成非法壟斷,如合同中有關限制性條款的目的、合同雙方的市場地位等。合理原則較之本身違法原則更為審慎,所需的處理時間也更長。[57]

盡管在實施反壟斷法的過程中也因經濟形勢、政策主張以及法理依據等的不同而采取不同的寬嚴程度,美國仍是世界上公認的實施反壟斷法最嚴厲的國家[58]。美國多個國際知名的大公司都曾受過違反反壟斷法的指控,包括標準石油公司[59]、美國煙草公司[60]、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61]等,還包括全球知名的微軟壟斷案。美國司法部與聯邦貿易委員會分別于1995年和2007年聯合發布的《反托拉斯指南》和《反托拉斯執法與知識產權:促進創新和競爭》(Antitrust Enforcement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Promoting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62]總結了反托拉斯執行機構的實踐操作情況和法院的相關判例,集中反映了美國在該領域的豐富經驗和發展動向。

2.美國反托拉斯法中的知識產權濫用

在涉及知識產權濫用造成壟斷的問題上,美國的成文法和判例法中都很少使用“知識產權濫用”這一概念,而是分別單列為專利權濫用和著作權濫用等較為具體的權力濫用情形。1917年,美國聯邦法院發展出“專利權濫用”(Patent Misuse)原則,“著作權濫用”原則則是在1948年首次受到承認。

(1)專利權濫用

美國最高法院在1917年的Motion Picture[63]中首次承認“專利權濫用”可以作為侵害專利權訴訟中的抗辯,并首次判定當作為專利權人的原告之行為構成專利權濫用時,不得控告被告侵害其專利。此后,國會也就專利權濫用相關方面在立法上進行了確認,如1988年通過的《專利權濫用修正法》(Patent Misuse Reform Act of 1988)。研究美國專利權濫用原則的歷史可以看出,這一原則脫胎于三個相關領域的公共政策:防止反競爭影響、保護被許可人不受許可人欺詐,以及保護專利法目的的實現[64]。

(2)著作權濫用

美國法院在1948年的Jensen[65]中首次確認著作權濫用原則。此后的1990年,聯邦第四巡回上訴法院在Reynolds[66]中適用著作權濫用原則,還判定該原則的適用并不以適用反托拉斯法為前提,也就是說,著作權人在授權合同中所設定的不當限制,及時不構成反托拉斯法所禁止的行為,也有可能構成著作權濫用。

雖然著作權濫用原則是源于專利權濫用原則而發展出來的,但實踐中,由于著作權與專利權之間的巨大差別,兩者的適用仍應十分謹慎。美國最高法院在1984年的Universal City Studio[67]中表示,雖然專利法與著作權法具有“歷史的親緣性”(historic kinship),但這兩個法律領域并非“全等雙生”(identical twins),因此將一個領域形成的原則應用到另一個領域是,應當非常審慎。

(三)歐盟競爭法的規定及做法

1.歐盟反壟斷法制度概述

反壟斷法在歐盟通常被稱為競爭法(competition laws)。歐盟(歐共體)自建立以來,一直致力于建立歐洲單一市場。與這一目標相適應,競爭規則的制定和執行從一開始就受到重視。由于歷史原因,歐盟競爭法不僅包括1992年《馬斯特里赫特條約》(即《歐盟條約》)中的競爭法規范,也包括經歐盟有關機構立法與司法實踐以及歐洲兩級法院(歐洲初審法院和歐洲法院)的司法判例,與解釋后仍為歐盟所沿用的《歐洲煤炭與鋼鐵共同體條約》、《建立歐洲共同體條約》(即《羅馬條約》,以下簡稱“歐共體條約”)等相關條約中的競爭法規范。[68]

歐盟競爭法的實體規定主要是歐共體條約的第3條、第81條(原第85條)和第82條(原第86條)[69],規制內容集中于禁止共謀聯合限制競爭的行為(conspiracy)、禁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manipulation)、限制與共同市場相抵觸的企業集中行為(concentration)等,這些損害競爭的行為的主體都是企業。歐盟競爭法實施機構包括歐盟委員會(內設第四總司專管競爭政策)和歐洲兩級法院。應當指出的是,歐盟競爭法具有超國家性,優先于各成員國[70]的國內競爭法而適用。

2.歐盟競爭法中在知識產權領域的適用[71]

歐盟競爭法有三大目標:第一,維持有效競爭;第二,適用公平競爭原則,尤其對于中小企業采取特殊保護形式;第三,利用競爭規則,促使成員國國內市場融合統一成為單一的歐洲市場。這三大目標都對歐盟競爭法在知識產權領域的適用造成了影響[72]。在歐盟的層面并沒有統一的知識產權成文立法,但歐共體條約為歐盟層面的知識產權法與歐盟各國國內法之間的關系訂立了基本框架,即嚴格實施歐盟競爭規則的同時,不應妨害成員國國內知識產權立法及成員國企業和個人業已獲得的知識產權。此外,歐盟還通過指令(ordinance)、決定(decision[73]、通知(notice[74]等多種形式的文件旨在使各國知識產權法得以趨近統一。我們討論歐盟知識產權制度時,應當將原則性但缺乏可操作性的條約規范、實踐中形成用以補充條約規定的法律文件,以及歐盟理事會的具體指令相結合。應當指出的是,歐盟知識產權法不同于競爭法,不具有超越成員國知識產權法優先適用的效力。也就是說,若各國國內知識產權制度與歐共體條約發生沖突時,國內法仍具有優先性[75]。

20世紀60年代以來,歐盟面臨了越來越多的知識產權濫用問題,主要表現為知識產權拒絕許可,因此歐盟也主要針對這一問題做出了相關努力與發展。

立法方面,歐盟委員會頒布了一系列規章,并發生效力的前后更替。具體包括:1984623日頒布、 198511日生效的《專利許可證協議集體適用歐共體條約第81條第3款的第2349/84號規章》,19881130日頒布、198941日生效的《技術秘密協議集體適用歐共體條約第81條第3款的第 556/89號規章》,以及19881130日發布、198921日生效的《特許專營協議集體適用歐共體條約第81條第3款的第4087/88號規章》等。隨后,為應對20世紀90年代以后歐盟在國際技術市場競爭地位的削弱,歐共體委員會于1996131日發布了《技術轉讓協議集體適用歐共體條約第81條第3款的第240/96號規章》(“《第240/96號規章》”),以期統一規范歐盟內設計專利、技術秘密及其他知識產權許可協議,上述規章同時廢止。20044月,歐共體委員會發布《技術轉讓協議成批豁免規章》(即《對各種類型技術轉讓協議適用條約第813款的第772/2004號規章》,替代了《第240/96號規章》。[76]司法方面,1988年的Volvo案、1995年的Magill案,以及2004年的MS Health案等都設計適用競爭法知識產權拒絕許可問題進行規制。其中,在1995年的Magill案中,歐洲法院首次確認歐盟委員會有權以強制許可形式處理表現為拒絕許可的知識產權濫用行為。[77]

(四)日本的規定及做法

1.日本反壟斷法制度概述[78]

日本的反壟斷法稱為禁止壟斷法,最主要的是1947年《禁止私人壟斷及確保公平交易法》。日本學界一致認為禁止壟斷法在日本經濟法體系中占有基本的或核心的地位[79]。廣義的日本禁止壟斷法包括制定、此后經過多次修改的1947年《禁止私人壟斷及確保公平交易法》(以下簡稱“《禁止壟斷法》”),還包括其他的相關法律和行政法規、規章,例如1947年《關于<禁止私人壟斷及確保公平交易法>的適用除外等的法律》、1953年《禁止私人壟斷及確保公平交易法施行令》和1982年《不公正交易方法》。日本禁止壟斷法設有專門的執行機構——公證交易委員會。

《禁止壟斷法》頒布后最主要的兩次修改分別發生于1953年和1977年。前一次的修改趨向放寬要求,主要表現于刪除禁止典型性壟斷相關條款、放寬對企業合并的規制、擴大適用除外等方面。而后一次修改則趨向于嚴格限制壟斷,主要體現在對限制不正當交易等新設課征金制度、壟斷狀態控制制度和大型公司股票持有總額限制制度,規定同步提高價格的報告義務,以及強化金融公司持股限制等。截至目前,日本《禁止壟斷法》的最新修改是于2005420日通過,于200614日生效的。

日本不僅致力于嚴懲違反《禁止壟斷法》的行為,也注重防患于未然。經1977年修改變得更為嚴格的《禁止壟斷法》實施以后,日本于1979年頒布了《禁止壟斷法關于事業者團體活動的指南》,以指導事業者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開展活動。該方針區分了“原則違法行為”、“可能違法行為”和“原則上不違法行為”等三種行為類別,還設置了事前交談制度。此后,日本又相繼制定公布了一系列有關指南,充分體現了對違法行為的事前預防。

2.日本反壟斷法對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制

日本《禁止壟斷法》第21條是有關協調禁止壟斷法與知識產權制度的專門條款,規定:“本法規定不適用于被認為是行使著作權法、專利法、實用新型法、外觀設計法或商標法固定的權利的行為?!边@一條款明確將行使知識產權的行為列入了禁止壟斷法適用的例外范圍。但日本學界的通行觀點認為,在判斷知識產權許可合同合法性的場合,應當適用禁止壟斷法的相關規定。這一觀點也得到了公證交易委員會在1968年等文件中所作出的正式解釋的佐證[80]。

公正交易委員會的觀點體現于其發布的一系列指南中,具體包括1968524日發布的《國際許可協議的反壟斷指南》、1989215日發布的《有關規制專利和技術秘密許可協議中不正當交易方法的指南》、1999730日發布的《關于專利、技術秘密的許可使用合同的禁止壟斷法上的指南》,以及2007928日頒布的《知識產權利用的反壟斷法指南》(下稱“2007年《指南》”),其中前三個文件均已廢止。公正交易委員會在這些文件中的基本態度為,背離知識產權制度設立宗旨、不被確認為行使權利的行為,應當適用《禁止壟斷法》,但并未明確“背離知識產權制度設立宗旨”的行為是否區別于限制競爭行為[81]。筆者認為,該指南中“背離知識產權制度設立宗旨”的行為應被理解為濫用知識產權、造成限制競爭等不利后果的行為。

(五)國際組織或國際條約的規定及做法

反壟斷法最初調整的壟斷或限制競爭行為主要發生在一國的國內市場,因此,反壟斷法應當屬于國內法范疇。但是,隨著各國國際商貿往來不斷增加和世界貿易組織等國際組織的建立,經濟全球化與世界市場一體化的進程也在不斷加快,國際貿易的官方壁壘也日漸消除。然而與此同時,國際社會不可回避的現實是,官方貿易壁壘逐漸削減后國際市場面臨著私人廠商限制競爭行為的威脅。私人廠商的國內保護主義、排他性交易、濫用市場優勢地位等限制競爭行為從國內市場擴展到了國際市場,這些行為扭曲了國際競爭秩序,侵蝕了多邊貿易體制[82]。在這樣的背景下,國際層面的反壟斷法律制度應運而生。

目前的國際反壟斷政策主要包括三個層面:第一,根據國際組織或國際條約對國際貿易中限制競爭行為做出的規制;第二,各國國內反壟斷法的域外適用;第三,各國國內反壟斷法的統一化或規范化[83]。下文將介紹的即是第一個層面的內容。

1.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規定

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有關知識產權濫用的規定主要在于20世紀80年代初公布的《技術轉讓合同管理示范法》[84](“WIPO示范法”)中知識產權許可的限制性附加條件。WIPO示范法第305條實質性審查(Examination as to Substance)規定了其所禁止的17種限制性貿易條款,若技術引進合同包含該條所列中的任何一款,政府機關將要求當事人進行修改,否則其有權對于該特定合同決定不予登記。這些限制性條款包括搭售,限制被許可方的產量、出售對象等,固定價格,合同期過長等[85]。

2.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

世界貿易組織(WTO)的TRIPs協議第二部分(關于知識產權的可獲得性、范圍和行使的標準)中單列一節“對許可合同中限制競爭行為的控制”[86]對濫用知識產權影響、限制競爭的行為進行規制,該節中的規定為第40條,內容具體包括:全體成員一致認為與知識產權有關的某些妨礙競爭的許可證貿易活動或條件,可能對貿易具有消極影響,并可能阻礙技術的轉讓與傳播;本協議的規定不應阻止成員在其國內立法中具體說明在特定場合可能構成對知識產權的濫用、從而在有關市場對競爭有消極影響的許可證貿易活動或條件;如果任何一成員國有理由認為作為另一成員之國民或居民的知識產權所有人正在從事違反前一成員的有涉本節內容之法規定活動,同時前一成員又希望不損害任何合法活動、也不妨礙各方成員作終局決定的充分自由,又能保證對其域內法規的遵守,則后一成員應當根據前一成員的要求而與之協商等[87]。

從整個TRIPs協議體系來看,第40條規定是TRIPs協議第8條公共利益原則與禁止權利濫用原則的具體化,目的在于防止權利人在締結合同的談判中濫用知識產權。而從第40條的文本明確表示其適用范圍的限定性,即知識產權許可合同中的限制性條款是否構成知識產權濫用,要看該條款是否具有減少競爭的影響,有時還要對比特定許可合同帶來的促進及減少競爭的危害之大小[88]。

 

四、        我國制度的現實與構想

總體來說,目前我國與知識產權保護和反壟斷法律競合、規制及沖突相關的法律制度還處于萌芽狀態,從完整意義上看,甚至可以說是近于空白,主要規定于《反壟斷法》第55條。但司法機關也在摸索中前行,近幾年就知識產權濫用相關問題做出了一些判決,通過分析具有代表性的案例,從中可以窺見我國司法機關對待這一問題的一些態度與傾向。

在我國,知識產權濫用造成壟斷的案由主要有技術轉讓合同糾紛、商業秘密糾紛、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ヂ摼W行業作為新興行業,近年來受到廣泛關注,網絡知識產權也是一大熱點話題,因此筆者將選取這一行業具有代表性的案例進行簡要分析。并在最后提出有關我國制度改進的方向與構想方面的一些思考。

(一)代表性案例簡要分析

隨著互聯網行業的不斷發展,近年來有關互聯網領域知識產權的問題隨之愈演愈烈,其中也包括互聯網行業中的濫用權利導致壟斷的情形,較為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搜索引擎對其他網站已公布內容的抓取、鏈接等。

1.互聯網領域的知識產權濫用

在互聯網領域,由于涉及快照、緩存以及云存儲等具有較多技術考量的因素,知識產權的界限是一個較傳統知識產權更為復雜的問題。知識產權濫用構成的壟斷通常與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相關聯,因為互聯網領域的競爭很大程度上表現為技術競爭——具有高新技術的企業往往在市場上具有較大的力量,從而可能具有市場支配地位[89]。甚至有學者指出,在網絡時代,應該以知識產權資產為基礎評價市場力量[90]。

一定程度上可以說,互聯網領域知識產權濫用構成壟斷的情形,通常表現為具備先進技術、豐富資源的企業利用其支配地位阻止其他企業進入特定領域的競爭,造成損害、限制競爭的后果。

2.代表性案例:“3B大戰”

所謂“3B大戰”,是指奇虎360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360”)就其搜索引擎業務與業內巨頭百度公司發生的爭端。這一案件始于2012816日,360推出綜合搜索業務。821日,百度聲明360違反Robots協議[91],非法抓取、復制百度網站內容,直接以快照形式向網民提供,嚴重侵害了百度的合法權益。百度認為,除搜索服務外,百度旗下設有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百度新聞、百度音樂等多個欄目,百度對這些內容享有著作權及其他合法權益,包括頁面設計本身的著作權,以及百度百科中獲得其他機構的版權授權的詞條等。1016日,百度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交訴狀,起訴360不正當競爭及侵犯著作權,索賠1億元,要求360停止抓取百度網站內容并公開道歉。[92]20134月,北京一中院判決360不正當競爭行為成立,360就此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12月,北京高院判決維持原判。

有學者認為,本案中360的敗訴主要原因有兩方面,一方面是對百度搜索結果的標注不實,并借此推廣自己的產品;另一方面,即是濫用了360安全衛士在安全領域的市場支配地位進入搜索引擎領域。有學者認為,“本案涉及安全軟件的權利邊界以及用戶的知情權和自主選擇權兩大備受關注的問題,判決結果傳達了司法機構明確的態度?!?a href="#_ftn93" name="_ftnref93">[93]對此,實務界也有人認為,目前我國互聯網行業之所以亂象迭出,重要原因在于對互聯網壟斷及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打擊偏弱,導致擾亂市場競爭秩序者無法得到應有懲處[94]。

這一場搜索引擎大戰中涉及了版權侵權、不正當競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等多個層面的法律問題。從本質上而言,這一案例已經超越知識產權法律紛爭的高度,上升為競爭秩序的重建,究其根本,是占有市場支配地位的既得利益者憑借已經取得的知識產權對后進入者做出的種種限制,該等權利的濫用是對競爭本身的損害。從本案判決結果可見,我國司法機關對此持否定態度。

然而正如前文所言,由于我國法律層面規范尚未明確,要切實貫徹這一態度、使得我國與知識產權濫用相關執法更加具有規范性與可預見性,仍然需要相關主管部門加速出臺行政監管細則和懲處措施[95]。

(二)改進的進路與構想

筆者認為,為了更有效地規制因知識產權過度保護(或濫用)而產生排除、限制競爭的壟斷現象,有關部門應著力完善我國的相關制度體系,明確、細化知識產權法相關條款;盡快出臺《反壟斷法》實施細則和《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規制指南》,指導執法機關的執法行為與程序;改變《反壟斷法》第55條多頭執法的換亂局面,明確劃分反壟斷執法機構與知識產權保護機關的職權范圍。

1.明確、細化知識產權法相關條款

我國雖然已經建立了基本的知識產權濫用規制法律制度,但仍遠不完善。要對這一制度進行完善,首先要做的就是在知識產權特別法律中完善相關制度,明確、細化有關知識產權濫用的條款。

我國目前的《著作權法》、《專利法》和《商標法中》還缺乏專門的知識產權濫用條款,無法在相關侵權訴訟中為被控侵權人提供明確的抗辯依據,因此在對這些法律進行進一步修改時,應當增加相關的禁止權利濫用條款,以便具體的司法和行政執法活動中對濫用知識產權行為進行必要限制。除增加相關條款外,在司法解釋中進行相關規定也是必要和可行的。[96]

2.盡快出臺適用指南、執法方針等

雖然知識產權濫用的本位法律是知識產權法律,但實際上,我國建立和完善知識產權濫用規制體系時的重心應當落在反壟斷法律制度,這一定位也是符合其他國家地區的實踐情況與經驗的。

我國《反壟斷法》雖已出臺,但僅憑單一的一部法律并不能一勞永逸地解決所有可能出現的壟斷問題,尤其是涉及知識產權方面這樣復雜而敏感的問題。況且《反壟斷法》的規定較為原則,鑒于知識產權濫用在反壟斷法適用上的具有相當的復雜性,實踐中的適用仍需要更多實踐性強的具體指導。對此,有學者認為,“在《反壟斷法》中,無論對知識產權行使行為加以何種程度的規制,它都不可能完全解決適用中的所有問題,因此需要借鑒美國、歐盟、日本和中國臺灣地區等在這方面的經驗,由競爭執法機關根據不同時期的具體情況制定專門的指南或規章加以解決。[97]

這就要求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在借鑒他國經驗的基礎上根據我國市場狀況等制定專門的指導性文件,例如不時頒布反壟斷法的適用指南或執法方針等。明確的指導性文件既便于反壟斷法的統一執行,也便于市場主體準確預計自己的行為可能帶來的后果。目前而言,對于此類文件,應當設定如下目標: = 1 \* GB3 \* MERGEFORMAT 詳細解釋反壟斷法執行機關對知識產權保護及反壟斷工作的態度,以幫助各類市場經濟主體更好地理解兩者的關系,指導其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活動; = 2 \* GB3 \* MERGEFORMAT 參考立法成熟的國家的做法進一步細化將知識產權濫用行為分類,區分本身即限制競爭的行為、原則上不限制競爭的行為和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以判斷是否限制競爭的行為[98],并對各類行為分別規定相應的處理措施,增強可適用性與明確性。[99]

今后,隨著我國經濟的不斷發展和反壟斷工作逐步取得階段性成果,我國反壟斷法勢必要根據所面臨的新局面不斷進行必要的修改乃至再立配套法規。而且可以預見的是,這樣的修改和立法將會十分頻繁。從前文所述及的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100]以及體制轉型國家反壟斷法律的修改過程來看,也都體現了“頻繁”的特點。

3.改變混亂執法,明確執法機構職權

我國《反壟斷法》第9條規定:“國務院設立反壟斷委員會,負責組織、協調、指導反壟斷工作,履行研究擬定有關競爭政策;組織調查、評估市場總體競爭狀況,發布評估報告;制定、發布反壟斷指南;協調反壟斷行政執法工作等職責?!贝送?,第10條規定,由國務院規定的承擔反壟斷執法職責的機構承擔反壟斷執法職責的機構依照反壟斷法,負責反壟斷執法工作。但是就我國反壟斷法而言,由于目前并沒有像歐盟那樣對執法原則和程序有明確、完善規定的指南性文件,設立反壟斷執法機構、并對知識產權領域采取行動的可能后果是一旦行政權力過大,就會對市場造成過度干涉,從而破壞知識產權所保護的創新機制,長此以往對整個社會經濟的發展也會產生不利影響[101]。

因此,我國在晚上知識產權濫用規制制度時應當進一步明確反壟斷法執行機關與知識產權主管機關在各方面的分工與合作,包括管理權限、處理程序、信息共享等,并積極與其他國家與地區的相關主管機關開展更為廣泛的交流與合作,擴大對知識產權濫用行為進行反壟斷法規制的地域適用范圍。[102]

 


結論

2008 8 1 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以下簡稱“我國反壟斷法”)施行以來,其在知識產權領域的適用就成為一個全新而意義重大,卻又充滿挑戰的問題。旨在激勵創新的知識產權制度和旨在維護競爭的反壟斷制度都是現代各國的重要政策選擇,而這兩種政策之間卻需要協調。本文所研究的課題即在于探討當知識產權權利人對權利的行使超過合法限度、限制市場競爭時應當如何處置二者間的關系。

本文運用綜合分析、比較研究、案例分析以及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等研究方法,著眼于我國《反壟斷法》與其他各國(如美國、歐盟、日本等)反壟斷法對于知識產權濫用規制制度的相關立法、實際應用及其比較,筆者查考與解讀原文資料與國內資料,在考察不同制度、發現區別與問題的同時,試圖探尋我國知識產權濫用反壟斷規制制度的改進之法,尋求兩個法律領域、兩種保護政策之間更為協調而高效的相互作用。

建立和完善對知識產權權利濫用的規制是知識產權制度發展的內在要求,而反壟斷法規制在其中將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控制已經成為世界各國的共識。我國知識產權和反壟斷法制度仍然不夠完善,應在借鑒他國立法及實踐經驗的基礎上進行不斷改進,因此,知識產權濫用相關問題的研究可謂任重道遠。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本文在對知識產權濫用行為的反壟斷法規制方面的研究顯然存在諸多不足,且因時間、資源、篇幅所限,僅著眼于我國《反壟斷法》第55條,今后仍需對該領域進行研究,以期更加深入了解我國的知識產權濫用反壟斷法規制體系。

 


參考文獻

1.中文文獻

(1)王先林:《我國反壟斷法適用于知識產權領域的再思考》,《南京大學學報(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版)2013年第1期,第34 – 43頁。

(2)易繼明:《禁止權利濫用原則在知識產權領域中的適用》,《中國法學》2013年第4期,第39 – 52頁。

(3)呂明瑜:《知識產權許可限制反競爭審查的一般分析框架》,《河南財經政法大學學報》2013年第1期,第87 – 97頁。

(4)尚明:《世界主要國家和地區反壟斷法律匯編》,中國商務出版社,2013年。

(5)張敏:《反壟斷法在知識產權領域的適用——兼評我國<反壟斷法>第55 條》,《經濟與社會發展》2013年第3期,第143 – 146頁。

(6) 張偉君、張韜略:《知識產權與競爭法研究》,法律出版社,2012 年。

(7) 姜旭:《“3B大戰”凸顯搜索行業規則意識缺失》,《中國知識產權報》,2012119日。

(8)孫玉蕓、陳奇偉:《從知識產權濫用的國際立法看我國<反壟斷法>55 條的適用》,《企業經濟》2012年第11期,第167 - 171頁。

(9)李順德:《知識產權保護與防止濫用》,《知識產權》2012年第9期。

(10)孟雁北:《規制與規制的限制:透視中國反壟斷法視野中的知識產權許可行為——兼論中國<知識產權領域反壟斷執法指南>的制定》,《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學報》2012年第1期,第82 – 86頁。

(11)王中美:《反壟斷強制許可令與知識產權的沖突和解決:以歐洲經驗為例》,《行政與法》2011年第12期,第103 – 107頁。

(12)黃勇:《論我國反壟斷法在知識產權領域的應然取向》,《電子知識產權精選》2011年第11期,第144 - 148

(13)王雙:《濫用知識產權限制競爭的反壟斷規制》,《四川文理學院學報》20117月第21卷第4期,第33 – 35頁。

鄭成思:《WTO知識產權協議文本逐條講解》,中國方正出版社,2011

(14)石廣生主編:《烏拉圭回合多邊貿易談判結果法律文本》,人民出版社,2011年。

(15)武長海:《知識產權濫用研究》,知識產權出版社,2010年。

(16)張志成:《知識產權戰略研究》,科學出版社,2010 年。

(17)王遷:《知識產權法教程(第二版)》,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年。

(18)費安玲:《防止知識產權濫用法律機制研究》,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9 年。

(19)張冬:《專利權濫用認定專論》,知識產權出版社,2009 年。

(20)立國、張炳生:《從TRIPs協議第40條談知識產權濫用的競爭法規制》,《河北法學》2009年第27卷第9期,第121 - 130頁。

(21)王先林:《論我國反壟斷法在知識產權領域的實施》,《上海交通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2009年第6期第17卷,第13 - 22頁。

(22)馮曉青:《論知識產權法與競爭法在促進有效競爭方面的平衡與協調》,《河北法學》20087月第26卷第7期,第40 – 49頁。

(23)王先林:《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問題研究(修訂版)》,法律出版社,2008 年。

(24)參見王先林、潘志成:《反壟斷法適用于知識產權領域的基本政策主張——日本<知識產權利用的反壟斷法指南>介評》,《電子知識產權》2008年第1期,第36 - 40頁。

(25)郭德忠:《專利許可的反壟斷規制》,知識產權出版社,2007年。

(26)朱家賢:《反壟斷立法與政府管制》,知識產權出版社,2007年。

(27)王先林:《中國反壟斷法草案中的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與濫用知識產權》,《中國工商管理研究》,2007年第6期,第28 - 31頁。

(28)江帆:《競爭法對知識產權的保護與限制》,《現代法學》20073月第29卷第2期,第84 – 90頁。

(29)李明德:《“知識產權濫用”是一個模糊命題》,《電子知識產權》2007年第10期,第33 – 36頁。

(30)王曉曄:《濫用知識產權限制競爭的法律問題》,《中國社會科學》2007年第4期,第130 – 144頁。

(31)吳漢東等:《知識產權基本問題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年。

(32)陶鑫良、袁真富:《知識產權法總論》,知識產權出版社,2005年。

(33)王曉曄:《理應高度關注的問題——與對外貿易相關的知識產權保護》,《國際貿易》2005年第3期,第31 - 33頁。

(34)張平、馬驍:《標準化與知識產權戰略(第二版)》,知識產權出版社,2005年。

(35)吳漢東主編:《知識產權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4年。

(36)張傳:《論知識產權濫用在反壟斷法領域的規制——兼評我國的相關立法問題》,《政治與法律》2004年第5期,第47 - 52頁。

(37)(法)雅克﹒蓋斯丹,吉勒﹒古博著,陳鵬等譯,《法國民法總論》,法律出版社,2004 年。

(38)馮曉青:《知識產權、競爭與反壟斷之關系探析》,《法學》2004年第3期,第113頁。

(39)馮曉青:《論知識產權的若干限制》,《中國人民大學學報》2004年第1期,第87 - 94頁。

(40)胡文明:《入世后知識產權領域的反壟斷問題研究》,《深圳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3年第4期,第49 - 53頁。

(41)鄭成思:《民法典(專家意見稿)知識產權篇第一章逐條論述》,《環球法律評論》2002年秋季號,第308 - 329頁。

(42)劉春田主編:《知識產權法(第二版)》,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年。

(43)孔祥?。骸斗磯艛喾ㄔ怼?,中國法制出版社,2001年。

(44)王曉曄:《歐共體競爭法》,中國法制出版社,2001年。

(45)王利明:《民商法研究·第 1 輯》,法律出版社,2001 年。

(46)鄭友德、陶雙文:《美國知識產權濫用》,《知識產權》2001年第2期,第41-45頁。

(47)魏振瀛:《民法》,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

(48)楊春福:《權利法哲學研究導論》,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

(49)林立新、歷永:《知識產權法與競爭法的沖突與協調——來自歐盟的經驗及啟示》,《政治與法律》2000年第2期,第39 - 43頁。

(50)張文顯主編:《法理學》,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10月。

(51)[] 道格拉斯·C. 諾思:《經濟史上的結構和變革》,厲以平譯,商務印書館,1999年。

(52)繆劍文、盧少杰:《論多邊貿易體系下競爭法的國際協調》,《國際經濟法論叢·第1卷》,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139 - 157頁。

(53)[] 理查德·A. 波斯納:《法律的經濟分析(上)》,蔣兆康譯,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7年。

(54)[] 伊從寬:《國際反壟斷政策的發展態勢》,姜珊譯,《外國法譯評》1997年第3期,第13 - 21頁。

(55)[] 漢斯·K. 施耐德:《市場經濟中中央與地方之間經濟政策權限的分配》,夏汛鴿譯,《開放導報》,1997年第2-3期,第28-31頁。

(56)鄭成思:《世界貿易組織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

(57)王源擴:《試論與知識產權有關的反競爭行為及其法律控制》,《政法論壇》1996年第4期,第66 - 67頁。

(58)(日)營野耕毅:《誠實信用原則與禁止權利濫用法理的功能》,《外國法譯評》,1995 年第 2 期。

(59)盧修敏、王家田:《壟斷、限制競爭、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區分及其對立法的意義》,《中外法學》1995年第4期,第49 - 52頁。

(60)鄭成思主編:《知識產權法教程》,法律出版社,1993年。

(61)徐國棟:《民法基本原則解釋——成文法局限性之克服》,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2年。

(62)[] 丹宗昭信、厚谷襄兒:《現代經濟法入門》,謝次昌譯,群眾出版社1985年版。

2.外文文獻

(63)Herbert J. Hovenkamp, "Markets in IP and Antitrust", Georgetown Law Journa,l Vol. 100, 2012.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rn.com/abstract=2028314.

(64)Thorsten Kaseberg,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titrust and Cumulative Innovation in the EU and the US, Hart Publishing, 2012.

(65)Mark A. Lemley, "A New Balance between IP and Antitrust", Southwestern Journal of Law and Trade in the Americas, Vol. 13, 2007, pp. 237 – 257.

(66)Herbert J. Hovenkamp, Mark D. Janis, & Mark A. Lemley, IP and Antitrust: An Analysis of Antitrust Principles Applied to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Aspen Publishers, 2007.

(67)Martin Khor,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mpetition and Development", Third World Network 2005, available at www.twnside.org.sg/title2/par/mk002.doc <last visited on 15 October 2013>.

(68)Susan K. Sell, Private Power, Public Law: The Globalization of IPR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69)George Gordon, Robert J. Hoerner: "Overview and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the Misuse Doctrine",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Misuse: Licensing and Litigation, Aba Professional Education, 2000.

(70)Tina Hart and Linda Fazzani,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Macmillan Press Ltd., London, 1997.

(71)Steven D. Anderman, EC Competition Law and Intelletcual Property Rights, Claredon Press Oxford 1998.

(72)William C. Hom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Antitrust Law, Clack Boardman Company, Ltd., 1996.

3.學位論文

(73)鞠瑤:《歐盟競爭法對知識產權濫用行為的法律規制》,西北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2年。

(74)章俊棋:《互聯網產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反壟斷法規制》,江西財經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2年。

(75)阮思宇:《論知識產權的權利限制——以正當性分析為探索路徑》,吉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1年。

(76)姜承秀:《中韓知識產權領域的反壟斷規制比較研究》,華東政法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0年。

(77)石巖:《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規制研究》,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4年。

 



[1] 鄭成思主編:《知識產權法教程》,法律出版社,1993年版,第1頁。

[2] 吳漢東主編:《知識產權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1頁。

[3] 劉春田主編:《知識產權法(第二版)》,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年,第6頁。

[4] 王遷:《知識產權法教程(第二版)》,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年,第6頁。

[5] Susan K. Sell, Private Power, Public Law: The Globalization of IPR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p.28.

[6] 參見王先林:《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問題研究(修訂版)》,法律出版社,2008 年,第40頁。

[7] [] 道格拉斯·C. 諾思:《經濟史上的結構和變革》,厲以平譯,商務印書館,1999年,第161頁。

[8] [] 理查德·A. 波斯納:《法律的經濟分析(上)》,蔣兆康譯,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7年,第47頁。

[9] 盧修敏、王家田:《壟斷、限制競爭、不正當競爭行為的區分及其對立法的意義》,《中外法學》,1995年第4期。

[10] 孔祥?。骸斗磯艛喾ㄔ怼?,中國法制出版社,2001年,第8頁。

[11] 參見孔祥?。骸斗磯艛喾ㄔ怼?,第9-10頁。

[12] United States v. Topco Associations, Inc., 405 U. S. 596, 610 (1972).

[13] [] 漢斯·K. 施耐德:《市場經濟中中央與地方之間經濟政策權限的分配》,夏汛鴿譯,《開放導報》,1997年第2-3期,第28-31頁。

[14] 薩繆爾森、諾德豪斯:《經濟學(上冊)》,中國發展出版社,1992年第12版,第79頁。

[15] 參見孔祥?。骸斗磯艛喾ㄔ怼?,第23-27頁。

[16] 王遷:《知識產權法教程(第二版)》,第12頁。

[17] William C. Homes,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Antitrust Law, Clack Boardman Company, Ltd., 1996, pp.5 - 76.

[18] 英文原文可參見美國司法局網站(http://www.justice.gov/atr/public/guidelines/0558.htm)及聯邦貿易委員會網站(http://www.ftc.gov/sites/default/files/attachments/competition-policy-guidance/0558.pdf) <最后登錄于201434>

[19] Tina Hart and Linda Fazzani,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Macmillan Press Ltd., London, 1997.

[20] 胡文明:《入世后知識產權領域的反壟斷問題研究》,《深圳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3年第4期,第50頁。

 

[21] 王源擴:《試論與知識產權有關的反競爭行為及其法律控制》,《政法論壇》1996年第4期,第66-67頁。

[22] Martin Khor,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mpetition and Development", Third World Network 2005, available at www.twnside.org.sg/title2/par/mk002.doc <最后登錄于2014321>.

[23] 王先林:《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問題研究(修訂版)》,第83頁。

[24] 張文顯主編:《法理學》,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學出版社,199910月,第95頁。

[25] [] 雅克﹒蓋斯丹,吉勒﹒古博著,陳鵬等譯,《法國民法總論》,法律出版社,2004 年,第705頁。

[26] 武長海:《知識產權濫用研究》,知識產權出版社,2010年,第37頁。

[27] 過錯標準將侵權行為歸責原則引入權利濫用領域,將權利濫用與侵權行為相混淆,模糊了權利外部界限與內部限制的界分,筆者認為其存在邏輯錯誤,故而本文中不予采用。

[28] 損害意圖標準認為權利的行使不得違反道德,進而將損害他人的意圖作為權利濫用的構成要件之一。筆者認為這一標準并不能適用于所有的權利濫用現象,且將法律與道德混為一談,,故而本文中不予采用。

[29] 武長海:《知識產權濫用研究》,知識產權出版社,2010年,第43頁。

[30] [] 營野耕毅:《誠實信用原則與禁止權利濫用法理的功能》,《外國法譯評》,1995 年第 2 期。

[31] 王利明:《民商法研究·第 1 輯》,法律出版社,2001年,第173頁。

[32] 魏振瀛:《民法》,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第28頁。

[33] 楊春福:《權利法哲學研究導論》,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第184-頁。

[34] George Gordon, Robert J. Hoerner: "Overview and Historical Development of the Misuse Doctrine", in Intellectual Property Misuse: Licensing and Litigation, Aba Professional Education, 2000.

[35] 參見王先林:《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問題研究(修訂版)》,第85頁。

[36] 鄭成思:《民法典(專家意見稿)知識產權篇第一章逐條論述》,《環球法律評論》2002年秋季號,第329頁。

[37] 參見吳漢東等:《知識產權基本問題研究》,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年,第821頁。

[38] 王曉曄:《理應高度關注的問題——與對外貿易相關的知識產權保護》,《國際貿易》2005年第3期,第31 - 33頁。

[39] 參見張平、馬驍:《標準化與知識產權戰略(第二版)》,知識產權出版社,2005年,第214頁。

[40] 我國自入世之日起便全面實施世界貿易組織的TRIPS協議,并且履行中國入世議定書及工作組報告書所規定的知識產權保護義務。TRIPs協議英文全文見WTO網站(http://www.wto.org/english/docs_e/legal_e/27-trips.pdf),最后登陸于2014年3月16日。

[41] 石廣生主編:《烏拉圭回合多邊貿易談判結果法律文本》,人民出版社,2011年。

[42] 鄭成思:《WTO知識產權協議文本逐條講解》,中國方正出版社,2011年,第43頁。

[43] 陶鑫良、袁真富:《知識產權法總論》,知識產權出版社,2005年,第222頁。

[44] 阮思宇:《論知識產權的權利限制——以正當性分析為探索路徑》,吉林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11年。

[45] 石巖:《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規制研究》,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4年,第2頁。

[46] Herbert J. Hovenkamp, Mark D. Janis, & Mark A. Lemley, IP and Antitrust: An Analysis of Antitrust Principles Applied to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Aspen Publishers, 2007.

[47] 《著作權法》第22條規定了12種合理使用情形:“在下列情況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但應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權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權利:(一)為個人學習、研究或者欣賞,使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二)為介紹、評論某一作品或者說明某一問題,在作品中適當引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三)為報道時事新聞,在報紙、期刊、廣播電臺、電視臺等媒體中不可避免地再現或者引用已經發表的作品;(四)報紙、期刊、廣播電臺、電視臺等媒體刊登或者播放其他報紙、期刊、廣播電臺、電視臺等媒體已經發表的關于政治、經濟、宗教問題的時事性文章,但作者聲明不許刊登、播放的除外;(五)報紙、期刊、廣播電臺、電視臺等媒體刊登或者播放在公眾集會上發表的講話,但作者聲明不許刊登、播放的除外;(六)為學校課堂教學或者科學研究,翻譯或者少量復制已經發表的作品,供教學或者科研人員使用,但不得出版發行;(七)國家機關為執行公務在合理范圍內使用已經發表的作品;(八)圖書館、檔案館、紀念館、博物館、美術館等為陳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復制本館收藏的作品;(九)免費表演已經發表的作品,該表演未向公眾收取費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報酬;(十)對設置或者陳列在室外公共場所的藝術作品進行臨摹、繪畫、攝影、錄像;(十一)將中國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已經發表的以漢語言文字創作的作品翻譯成少數民族語言文字作品在國內出版發行;(十二)將已經發表的作品改成盲文出版。前款規定適用于對出版者、表演者、錄音錄像制作者、廣播電臺、電視臺的權利的限制?!?

[48] 馮曉青:《論知識產權的若干限制》,《中國人民大學學報》2004年第1期,第87頁。

[49] 石巖:《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規制研究》,首都經濟貿易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4年,第8頁。

[50] 王先林:《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問題研究(修訂版)》,第93頁。

[51] 朱家賢:《反壟斷立法與政府管制》,知識產權出版社,2007年,第36頁。

[52] Mark A. Lemley, "A New Balance between IP and Antitrust", Southwestern Journal of Law and Trade in the Americas, Vol. 13, 2007, p. 248.

[53] 王先林:《中國反壟斷法草案中的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與濫用知識產權》,《中國工商管理研究》,2007年第6期,第31頁。

[54] 張敏:《反壟斷法在知識產權領域的適用——兼評我國<反壟斷法>55 條》,《經濟與社會發展》2013年第3期,第145頁。

[55] 鄭友德、陶雙文:《美國知識產權濫用》,《知識產權》2001年第2期,第41-45頁。

[56] 《謝爾曼法》全稱為“An Act to Protect Trade and Commerce against Unlawful Restraints and Monopolies”。

[57] Herbert J. Hovenkamp, "Markets in IP and Antitrust", Georgetown Law Journa,l Vol. 100, 2012.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rn.com/abstract=2028314 <最后登錄于2014322>.

[58] 王先林:《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問題研究(修訂版)》,第15頁。

[59] 20世紀初,標準石油公司被控壟斷美國石油業90%市場,最終被判罪名成立,被拆分成34個公司,包括??松兔梨?,現今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

[60] 1911年,美國煙草公司被控壟斷美國煙草業95%市場,最終被判罪名成立,被拆分成16個公司。

[61] 1982年,AT&T被控壟斷美國電信行業,被強制解體,各地業務部門均獨立,僅保留長途電話經營業務。

[62] 英文原文參見美國司法局網站(http://www.justice.gov/atr/public/hearings/ip/222655.htm),及聯邦貿易委員會網站(http://www.ftc.gov/sites/default/files/documents/reports/antitrust-enforcement-and-intellectual-property-rights-promoting-innovation-and-competition-report.s.department-justice-and-federal-trade-commission/p040101promotinginnovationandcompetitionrpt0704.pdf) <最后登錄于201434> 。

[63] Motion Picture Patents Co. v. Universal Film Mfg. Co., 243 U.S. 502 (1917).

[64] 王先林:《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問題研究(修訂版)》,第102頁。

[65] M. Witmark & Sons v. Jensen, 80 F. Supp. 843 (D. Minn. 1948).

[66] Lasercomb America, Inc. v. Reynolds, 911 F. 2d 970 (4th Cir. 1990).

[67] Sony Corp. of America v. Universal City Studios, Inc., 464 U.S. 417 (1984).

[68] 鞠瑤:《歐盟競爭法對知識產權濫用行為的法律規制》,西北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2年。

[69] 筆者按:1997年《阿姆斯特丹條約》對原歐共體條約進行了重新編號,第85條和第86條分別變為第81條和第82條,為避免疑問,特此以括號標注原編號。

[70] 1957年創立歐盟的核心成員有6個國家,其他國家是先后加入的。成立至今,歐盟共經7次擴大,目前有28個成員國,包括:法國、德國、意大利、荷蘭、比利時、盧森堡、丹麥、愛爾蘭、英國、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奧地利、芬蘭、瑞典、馬耳他、塞浦路斯、波蘭、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克羅地亞。

[71] 本部分內容主要參考林立新、歷永:《知識產權法與競爭法的沖突與協調——來自歐盟的經驗及啟示》,《政治與法律》2000年第2期,第39 - 43頁。

[72] Steven D. Anderman, EC Competition Law and Intelletcual Property Rights, Claredon Press Oxford 1998, p. 16.

[73] 歐盟委員會查處有關案件所形成的最終處理意見稱決定,僅對當事人具有約束力。

[74] 歐盟委員會所發布的就如何具體適用歐共體相關條約具有指導意義的法律文件。

[75] 王曉曄:《歐共體競爭法》,中國法制出版社,2001年,第188頁。

[76] Steven D. Anderman, EC Competition Law and Intelletcual Property Rights, Claredon Press Oxford 1998, p.67.

[77] Thorsten Kaseberg,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titrust and Cumulative Innovation in the EU and the US, Hart Publishing, 2012, p.126.

[78] 本部分內容主要參考王先林:《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問題研究(修訂版)》,第145 - 150頁。

[79] [] 丹宗昭信、厚谷襄兒:《現代經濟法入門》,謝次昌譯,群眾出版社1985年版,第75頁。

[80] 孫玉蕓、陳奇偉:《從知識產權濫用的國際立法看我國<反壟斷法>55條的適用》,《企業經濟》2012年第11期,第168頁。

[81] 參見王先林、潘志成:《反壟斷法適用于知識產權領域的基本政策主張——日本<知識產權利用的反壟斷法指南>介評》,《電子知識產權》2008年第1期,第38頁。

[82] 繆劍文、盧少杰:《論多邊貿易體系下競爭法的國際協調》,《國際經濟法論叢·第1卷》,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140 - 142頁。

[83] [] 伊從寬:《國際反壟斷政策的發展態勢》,姜珊譯,《外國法譯評》1997年第3期,第13頁。

[84] Part III of Volume II of the WIPO Model Law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on Inventions, 英文原文可見WIPO網站(ftp://ftp.wipo.int/pub/library/ebooks/ModelLaws/841e_vol_2.pdf<最后登錄于2014320>

[85] 參見鄭成思:《世界貿易組織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6年版,第234 - 235頁。

[86] TRIPs協議英文全文見WTO網站(http://www.wto.org/english/docs_e/legal_e/27-trips.pdf) <最后登陸于2014316>。

[87] 鄭成思:《WTO知識產權協議文本逐條講解》,第151頁。

[88] 姚立國、張炳生:《從TRIPs協議第40條談知識產權濫用的競爭法規制》,《河北法學》2009年第27卷第9期,第123頁。

[89] 章俊棋:《互聯網產業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反壟斷法規制》,第25頁,江西財經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2年。

[90] 參見張小強、卓光?。骸墩摼W絡經濟中相關市場及市場支配地位的界定——評<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

相關規定》,《重慶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9年第15卷第5期,第94-96頁。

[91] 浙江大學毛德操教授:“Robots協議也稱機器人協議或蜘蛛協議,網頁的主人在網站上放一個名為robots.txt的文件,文件中說明本網站中的哪一些目錄、哪一些網頁是不想讓人搜索的,或者是不想讓哪一些機器人來搜索的?!@就好比是旅館門口的請勿打擾標牌?!逼拊谡闹胁粚Ρ靖拍疃嘧鲑樖?。

[92] 參見姜旭:《“3B大戰”凸顯搜索行業規則意識缺失》,《中國知識產權報》,登載日期2012119日。全文可見:http://www.cipnews.com.cn/showArticle.asp?Articleid=25336 <最后登錄于2014423>。

[93] 王鑫:《百度起訴360今日二審開庭》,《成都日報》,刊載日期201395日。全文可見:http://finance.cnr.cn/gundong/201309/t20130905_513514830.shtml <最后登錄于2014415>。

[94] 《“3B大戰”插標案 二審百度再獲勝》,全文可見:http://tech.163.com/14/0103/09/9HLFLKVP00094MOK.html  <最后登錄于2014415>。

[95] 《傳主管部門叫停百度奇虎搜索大戰》,《北京商報》,刊載日期201294日。全文可見:http://tech.sina.com.cn/i/2012-09-04/01207578450.shtml <最后登錄于2014415>。

[96] 參見王先林:《知識產權與反壟斷法:知識產權濫用的反壟斷問題研究(修訂版)》,第358 - 359頁。

[97] 王先林:《中國反壟斷法草案中的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與濫用知識產權》,第31頁。

[98] 例如,日本就區分了“原則違法行為”、“可能違法行為”和“原則上不違法行為”等三種行為。

[99] 張傳:《論知識產權濫用在反壟斷法領域的規制——兼評我國的相關立法問題》,《政治與法律》2004年第5期,第52頁。

[100] 如前文所述,美國于1890年頒布《謝爾曼法》,此后又制訂《聯邦貿易委員會法》、《克萊頓法》、《魯賓遜—帕特曼法》對《謝爾曼法》加以補充和完善,1984年還出臺了《地方政府反行政壟斷法》;日本于1947年制訂的《禁止私人壟斷和確保公正交易法》已經多次修改,1953年和1977年作了重大修改;此外,德國于1957年制訂了《反對限制競爭法》,迄今也已作6次修訂。

[101] 黃勇:《論我國反壟斷法在知識產權領域的應然取向》,《電子知識產權精選》2011年第11期,第146頁。

[102] 張傳:《論知識產權濫用在反壟斷法領域的規制——兼評我國的相關立法問題》,第52頁。

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主編


蔣志培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曾在英國伯明翰大學法學院、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任高級訪問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主編、國家社科基金評審委員會專家,最高人民檢察院民行訴訟監督案件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年、2015年受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和加方科技部邀請參加知識產權法律和創新論壇并演講,2013年12月獲得中國版權事業卓越成就獎。

狂野艳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