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現在是:

image.png

指導北外法學研究生論文集

3 D 打印著作權研究指導北外法學研究生論文集

時間:2017-07-29   出處: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  作者:王思晴  點擊:

一、 3D打印

知識產權與技術總是密切相關的。如互聯網,近十年來,其發展和普及給知識產權領域帶來的沖擊和挑戰是有目共睹的,直至現在,“互聯網+”仍是知識產權領域的熱點。然而,除互聯網浪潮外,一項新興的技術,3D打印,亦悄然來襲,對現有知識產權體系與概念發起了新一輪的挑戰。本章中,筆者將對3D打印技術,3D打印市場發展及其帶來的商機,3D打印帶來的挑戰等進行簡單的介紹與分析。

(一)3D打印及其原理

嚴格而言,3D打印并不是一項新的技術,其最早發展于20世紀80年代并已投入工業使用三十余年。但是,3D打印一直并未興起,對大眾而言,3D打印始終帶著神秘的面紗,直至近些年,才逐漸為大家所知,走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3D打印是“增材制造”技術的通俗說法(亦有稱為“快速成型技術),即,將原材料進行層層疊加最終形成3D物體的技術[1],而疊加的方式則多種多樣,不一而足。[2] 幾乎任何東西均可以通過3D打印技術進行打印,如零部件[3]、玩具[4]、食物[5]、衣物[6]、汽車[7]、建筑[8]、甚至是藥物和人體器官等[9]。

簡單地說,3D打印包括兩個過程,即3D建模和打印。打印過程同以往的2D打印類似,將3D打印原材料放入3D打印機并按照3D模型進行打印即可。而 3D建模過程則是要建立一個供3D打印機進行打印的3D模型。3D模型通常為STL或AMF形式的文檔,故在本文中將統稱為3D文檔。[10] 3D文檔一般可通過三種獲得:通過CAD軟件[11] 設計獲得(設計3D文檔);通過3D掃描機器對實體物掃描獲得(掃描3D文檔);以及從其他形式的文檔直接轉換獲得(轉換3D文檔)。[12] 設計3D文檔的精確度較高,而3D掃描文檔和3D轉換文檔則通常會有一些錯誤需要進行修正(修正后的3D文檔)。

(二)3D打印市場的發展與商機

1. 3D打印市場的發展與興起

如前文所述,3D打印技術真正興起于近些年,3D打印機的發展、3D設計軟件的簡易化、愈來愈多的3D文檔共享以及可利用材料的多樣化均大大促進了3D打印市場的發展,促使3D打印技術走進人們的日常生活。

正如前文所述,3D打印技術早已投入工業使用,早在30年前便有了第一臺3D打印機。[13] 但是,正如早期的計算機一樣,早期的3D打印機價格昂貴,將近百萬美元,普通人根本無法消費。[14] 而隨著一些3D打印相關的核心專利的過期,[15] 加之Adrian Boweyer博士于2005年建立RepRap進行技術分享,[16] 3D打印機的價格逐漸平民化?,F在,市場上各品牌3D打印機價格不一而足,但一萬元左右便可買到不錯的家用3D打印機。[17] 此外,在如果殼網等網站上,更有網友分享小成本自制3D打印機的教程。[18] 不少網友已經自制成功,如一位90后大學生僅用兩個月便完成了其第一臺3D打印機的制作,并在其后改進、制作了3臺,每臺成本約1000元。[19] 我們有理由相信,在市場的快速發展和激烈競爭下,3D打印機將會越來越個人化、價格越來越便宜,將成為普通大眾均購置得起并能便捷使用的打印機。

另一促使3D打印流行開來的原因便是3D建模軟件的簡易化、多樣化以及越來越多3D文檔的共享。早期,可用于3D建模的CAD軟件并不如現在多,其操作過程也并不簡便,通常只有專業人士可以進行使用并設計3D文檔。而現在,大量簡易的CAD軟件涌現,如SolidWorks、OpenScad等,會使用各式CAD軟件的人也越來越多。即使不會使用CAD軟件,人們也可在眾多3D文檔共享網站上免費或付費獲得現成的3D文檔。[20] 又或者,人們可以使用3D掃描儀進行掃描獲得3D文檔。事實上,有一些網站還能提供簡單的3D掃描服務,如網友可上傳照片至網站,網站自動掃描生成3D文檔,但此類方式獲得的3D文檔質量并不高。

對3D打印市場而言,3D打印原材料可能一直是一個難點。前文介紹,理論上說,3D打印可以打印任何東西,而原材料便是其中的一大關鍵,如打印食物需要面粉、醬油等,而打印人體器官則需要人體細胞、血液等作為材料。目前,常用于3D打印的材料已有塑料、金屬、樹脂等。[21] 可利用材料的發展從一定程度上說決定了3D打印市場的發展。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何種材料,能放入3D打印機進行3D打印的原材料是特殊的,而其價格對于日常使用而言仍是偏高的。在對專業3D打印人員的調查中,結果顯示企業最為看重的一個因素便是材料和供應成本。[22] 因此,無論是現有3D打印材料的種類還是其價格,均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當下的3D打印市場。

總體而言,現在的3D打印市場發展是迅猛的,盡管真正意義上的離普尚有距離,3D打印機的個人化和低廉化、3D設計軟件的簡易化、愈來愈多的3D文檔共享均使得3D打印揭開了其面紗,走向了眾人,進入了日常生活,而打印原材料的研發可能是今后的一大重點。

2. 3D打印帶來的商機

3D打印技術的興起給人們生活帶來的改變將是巨大的,甚至有專家稱,3D打印將會是引發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23] 在傳統制造業中,制造模板的成本占總成本比重較大,生產商通常通過統一模板加大批量量產進行盈利,而對于3D打印,模板的修改幾乎不產生額外成本,因此,3D打印的普及將推動生產個人化和小規?;?。[24]

在目前市場上,開始使用3D打印及利用3D打印開展小型商業服務的人數急劇上升。[25] 在美國,已有部分超市已開始提供3D打印服務,可供人們可在超市自行設計3D打印文檔并進行打印。[26] 而在中國, 早在2013年便涌現了許多提供3D打印的小店和網店。初期,這些小店僅能打印些簡單而略顯粗糙的物件,主要以娛樂為主,如個人肖像等,而隨著3D打印技術的進步,越來越多小店開始注重提供更為實用的物件,如建筑模型,珠寶等,做工也更為精良。[27]

(三)3D打印帶來的挑戰

其實,3D打印未來的市場可謂是不可估量,理論上說,只有要3D打印機、合適的3D打印材料和3D文檔,人們幾乎可以在家生產任何想要的東西。試想在將來的某一天,3D打印技術已經完全成熟,那人們在家便可打印食物、衣物、鞋包、工具、藥物等任何其需要的東西,大型3D打印機還可以打印汽車、房子等,特制的打印機甚至可以打印人體組織、器官。3D打印很可能將顛覆傳統的商業模式,進而改變人們的生活。同樣的,我們也可以看到,在傳統概念不復存在的情況下,我們面臨的是挑戰。說打印人體器官,買賣器官是非法的,那么是否應該允許買賣打印的人體器官呢,若是允許,如何判斷該器官是否是打印的呢,又或者,人體死亡便是因為各器官衰竭,那是否可能通過不停的器官打印和更換便可將人類壽命提升到一個超自然的年限?

3D打印也會引發一系列的知識產權問題。知識產權亦是一個寬泛的概念,除發展歷史最為悠久的專利權、商標權和著作權外,還包括商業秘密、植物新品種等,并且其范圍還在不斷的擴展。[28] 知識產權和3D打印之間的問題主要可概括為兩個方面,即是否會產生相關的知識產權及是否會涉及相關的知識產權侵權,例如:

1. 專利法問題。但凡涉及到技術,專利總是首當其沖的。3D打印可謂處處與專利相關,首先3D打印并不是一個單一而具體的技術,而是一類技術的統稱。前文提到3D打印學名“增材制造”,但有許多種方式可以進行材料疊加。其次如3D打印機,也包含了許多專利,更不需提打印材料的挖掘和制作。但是,就如賭博的設備被認為有違社會公德而不授予專利,[29] 那是否某些技術,如打印人體器官,需要因為某些社會影響而不予授予專利呢?而專利眾多的3D打印過程中,容易侵犯他人專利改點則無需過多解釋了;

2. 商標法問題。商標方面可能更多涉及的是侵權問題,設想,某網友制作了LV同款手提包的3D文檔用于出售,該款手提包上有品牌的商標,則該3D文檔是否能算是相同或類似的商品呢?該網友制作該3D文檔的行為是否能算是商標法要求的使用呢,該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顧客購買該3D文檔后打印該手提包自用又是否能算作侵權?如果均不構成侵權的話,則商標這一制度將何去何從;

3. 著作權法問題。3D打印,既然涉及到打印復制,則必然會涉及著作權。假設原實體物是著作權法上的作品,根據該實體物制作3D文檔是否是復制行為,是否構成著作權侵權呢?打印該3D文檔的行為又是否是對原實體物的復制行為?打印3D文檔是否同時是對3D文檔的復制?3D文檔是否形成新作品?若是作品,為何種作品?是否是計算機軟件作品?還是其他作品(若是計算機軟件作品的話,則打印物明顯不是對計算機軟件的復制)?現行的著作權法是否已足夠調整3D打印相關的著作權問題?筆者認為,上述問題的關鍵在于厘清3D打印過程中各個客體的性質,其是否構成作品及構成何種作品,尤其是3D文檔在著作權法下的定位和適用, 厘清權利和權利主客體,相關的侵權問題便可迎刃而解。

3D打印已經帶來或將帶來的沖擊是巨大的,如何挑戰和面對這些挑戰便是我們當下需要研究的問題。鑒于筆者能力和本文的字數限制,本文僅著作權與3D打印的相關問題進行研究,探索3D打印如何在現行著作權法下進行調整和適用,主要內容包括在3D打印過程中可能產生的著作權作品、該著作權的歸屬以及3D打印過程中可能涉及的著作權侵權問題等。

二、 3D打印過程中可能產生的作品

3D打印中可能可以產生著作權作品的包括3D文檔和3D打印物。本章將就3D文檔和3D打印物是否屬于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及屬于何種作品進行研究和討論。

(一)3D文檔的著作權

1. 3D文檔是否構成作品

我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規定: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并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30] 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這一要件并不難解決,因此,可以說,只要3D文檔具有獨創性,即可獲得著作權法的保護。但是,我國法律并沒有就獨創性的定義和標準進行明確界定,通說認為獨創性需具備“獨立創造”和“有一定的創造高度”這兩個要素。[31]

參考各國對獨創性的標準,美國最高法院解釋“獨創性(originality)是指獨立完成作品加一點點的創造力”。[32] 而英國標準則要求應有足夠的“勞動、技術和判斷(labour, skill or judgment)”,[33] 且上述“勞動、技術和判斷”需反映出作者對作品一定程度的個人判斷和闡釋。[34] 歐盟標準則認為只要是“作者自己的智力創造”即具備獨創性,[35] 即只要“作者進行了自由而創造性的選擇從而在作品上留下了個人痕跡”即可。[36] 結合上述標準來看,獨創性主要強調的是作品和作者之間的一種聯系,作品需來源于作者,而不是抄襲自他人,盡管有一定的創造性要求,但該要求標準并不高。[37]

前文中,筆者根據獲得方式的不同,將3D文檔分為四類:設計3D文檔、掃描3D文檔、轉換3D文檔以及修正后的3D文檔,下文也將根據該分類對其是否具有獨創性進行討論。

(1)設計3D文檔

設計3D文檔指的即是通過CAD軟件設計獲得的3D文檔。CAD軟件可大致分為兩類,一種是實體建模(solid modelling)軟件,另一種則為表面建模(surface modelling)軟件。實體建模軟件自帶數據庫,提供可直接使用的各類形狀,用戶可以自行挑選,將其剪裁、變形或組合,是一種使用相對簡單的建模軟件。而表面建模則是充分發揮用戶主觀能動性,用戶可完全自由發揮進行設計。[38]

若建模過程中并無參照物品,無論是實體建模還是表面建模,所得的3D文檔基本上是具有獨創性的,因為著作權所要求的創作高度是一點點即可,而即使是表面建模,作者對形狀的選擇、剪裁、拉伸或組合中也以體現其“自由而創造性的選擇”從而是其“智力創作”。因此,無參照物的情況下,設計師設計的3D文檔基本上均是具有獨創性的。

但是,若3D文檔是按照一個已有的物體制作時,尤其是3D文檔與該已有物體一模一樣時,3D文檔是否還具有獨創性呢?筆者認為需分類討論。

若已有物體并非作品,則可類比于攝影作品,攝影作品所拍攝的是與實物一模一樣的場景,但是,攝影作品體現了作者對場景、物體、及光線的選擇,因此具有獨創性。又如繪畫寫生,盡管有參照物,但繪畫過程均體現了畫師的智力創造??梢?,與實物相同并不能斷定作品不具有獨創性,重點在于作者是否付出了一定的智力創作。3D建模過程中,盡管有參照物,但圖形、尺寸等的選擇均有設計師完成,也并非具有一般知識的人便可完成這個建模過程可見,只要設計師付出了一定的智力創作,該3D文檔便具有獨創性。

若已有物體自身是作品,如雕塑等美術作品或建筑作品等,則需考慮3D建模過程是不是復制行為。關于異體復制的問題筆者將在后文第四章進行討論,在此暫且不提。需指出的是,即使是復制,且是精準復制,3D文檔也不一定不具有獨創性。在英國的Swakins案件中,Jacob大法官對單純的復制情形(機械式復制)和可獲得著作權保護的情形進行了區分。他認為:機械式復制是不受著作權保護的,因為其并沒有個人選擇和闡釋的空間,例如用尺子畫一個邊張2厘米的正方形,事實上,任何具有一般知識的人均可作出與原物一模一樣的東西。但如果創作過程中有大量的個人選擇和闡釋的空間,例如一個技術精湛的修復師修復了破損嚴重的畫,則沒有理由認為這僅僅是單純的復制。Jacob大法官最后總結到,這是一個程度判斷的問題,需要根據個案進行判斷。[39] 因此,筆者認為,在此情形下,設計3D文檔是否具有獨創性則需根據個案來進行判斷,但被認定為具有獨創性的可能性并不高。

(2)掃描3D文檔、轉換3D文檔和修正后的3D文檔

無論是掃描3D文檔還是轉換所得的3D文檔,通常都不具有獨創性,因為其并不是作者的智力創作。掃描過程,制作者僅僅是將物體放入3D掃描儀或者上傳照片等,然后運行掃描儀;而轉換更是只需將文檔另存為STL文件。因此,不難理解,掃描3D文檔和轉換3D文檔并不具有獨創性。

然而,正如前文提到,掃描和轉換所得的3D文檔通常有許多錯誤,需要進行修正。若是軟件智能修正的,那毫無疑問并沒有獨創性。若是人工修正的,則可依照上述3D設計文檔所論述的,視其人工修正部分的程度而定,在此不做贅述。

綜上,3D文檔是否具有獨創性而受著作權保護需視其獲得方式而定。對于設計3D文檔,無參考物或參考物并非作品的情況下,一般具有獨創性,而有參考物且參考物為作品時,則需根據具體情形判斷,有可能具有獨創性;而掃描3D文檔和轉換3D文檔一般不具有獨創性,修正后的3D文檔則根據其修正部分體現的獨創性而定。

2. 3D文檔構成何種作品

正如前文所述,若3D文檔具備獨創性,則可以成為作品受著作權法保護,那么,3D文檔應屬于何種作品呢?目前討論較多的主要包括計算機軟件作品、美術作品、和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等圖形作品三大類。


 

(1)計算機軟件作品

我國著作權法第三條規定了著作法所稱作品包括計算機軟件。乍一看,3D打印文檔與計算機軟件似乎是有相似之處。但就這一問題,我國學者討論并不多,反倒是美國學者對此多加論述。

大多數美國學者并不贊同將3D文檔歸為計算機軟件作品。如美國學者Rideout認為,3D文檔并不是計算機軟件,因為“其僅僅是3D物體的一種表現形式,而不能操控3D打印機的運行…更確切地說,其僅是供軟件使用的設計圖”。[40] Rideout還進一步指出,3D文檔更接近“繪畫、圖表、雕塑作品”項下的“工程設計圖、表或模型”。[41] 另一學者Matt Simon則從計算機軟件的保護歷史方面進行探討。其認為計算機軟件之所以可以獲得著作權法的保護是因為其含有源代碼。源代碼是人類可以閱讀的,因此可視為文字表達,且其組合是編程員選擇、排列以及編輯的結果。[42] 而3D文檔僅包含二進制碼,僅有0和1兩個數字,人類無法閱讀(因此不是文字表達)且編程員沒有除了0和1以外的選擇。[43]

英國學者沒有明確討論3D文檔是否屬于計算機軟件,對其的定義也只有歐盟計算機軟件指令第七條中十分簡略的“任何形式的程序,包括硬件中的程序”。[44] 但歐洲法院在Bezpe?nostní Softwarová Asociace 案中指出,計算機軟件保護的客體是計算機軟件中能用不同計算機語言進行復制的任何表達,包括源代碼和目標代碼。[45] 其后,在SAS Institute案中,歐洲法院進一步確認,對計算機軟件的著作權保護僅限于可使計算機執行其任務的軟件代碼,不具有該功能的均不能以計算機軟件獲得著作權的保護,如人機交互界面GUI或者數據文件。[46] 但需要注意的是,歐洲法院認為,盡管數據人間并不能作為計算機軟件進行保護,但其仍可能獲得著作權保護,若其是作者的智力創作成果。[47]

而我國《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二條和第三條對計算機軟件進行了定義。根據該條例,計算機軟件是指計算機程序及其有關文檔。[48] 其中計算機程序,是指為了得到某種結果而可以由計算機等具有信息處理能力的裝置執行的代碼化指令序列,或者可以被自動轉換成代碼化指令序列的符號化指令序列或者符號化語句序列;而文檔,是指用來描述程序的內容、組成、設計、功能規格、開發情況、測試結果及使用方法的文字資料和圖表等,如程序設計說明書、流程圖、用戶手冊等。[49]

可以看到,無論是我國、歐洲法院還是美國,盡管具體含義不盡相同,其對計算機軟件的要求均可概括成兩個要素:其一、其必須是表達;其二、需具備一定的功能。對于表達要素,美國學者Matt Simon著墨最多,其認為計算機軟件需包含人類可以閱讀的代碼(如源代碼)[50];歐洲法院則沒有過多要求,只要是“表達”即可,其更多的關注的是功能要素;而我國則要求其是指令序列或者是符號化指令序列和符號化語句序列。對于功能要素,美國學者Rideout在其文中提到“計算機軟件應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控制機器”;而歐洲法院對這一要素闡述更為具體,其要求計算機軟件能“使計算機運行任務”并“可以復制”,且明確指出“數據文件”并不具備該功能;而我國僅說明了可以由計算機類裝置執行而獲得某種結果的。

筆者贊同3D文檔并不是計算機軟件這一觀點,但對上述提出的理由并不全然認同。

首先, 筆者認為,3D文檔確實不具備計算機軟件的功能。除我國外,歐洲法院和美國均強調計算機軟件應具備一定的操控性,即控制機器(如計算機)運行某種任務。我們可以先看二維打印常用的word文檔,word文檔由二進制碼組成,每個漢字也對應一個特定的編碼。進行打印時,word文檔并不控制計算機和打印機,文檔本身也并沒有運行某個任務,相反,其更多地是為計算機軟件運行任務提供任務材料(即數據)。從常理來說,幾乎沒有人會認為word文檔是計算機軟件。而觀之3D文檔,其與word文檔并無本質區別。前文提到,3D打印的本質是層層疊加,而3D文檔每一層均對應特定的二進制碼,其也為運行程序而只是為任務進程提供數據。當我們在計算機上點下“打印”按鈕,是驅動程序執行了打印這一任務,而打印內容是3D文檔提供的內容。也就是說,在打印這一過程中,是驅動程序履行了計算機軟件的功能,而非3D文檔。因此,3D文檔不是計算機軟件,因為其不具備計算機軟件的功能。

其次,至于表達要素,美國Matt Simon提到,計算機軟件保護的是文字表達,而文字表達應該是人類可以閱讀的。筆者對此表示懷疑。首先,并沒有法律規定或司法判例明確規定文字表達是否應是人類可閱讀的;其次,事實上,任何文檔都會有兩種形式,一種以計算機語言存在,一種則以人類可讀的方式存在。仍以word文檔為例,計算機識別的是與文字一一對應的二進制編碼,而當我們打開word文檔閱讀的則是人類文字。我們難道能說word文檔不是文字表達么?答案當然是不能。因此,筆者認為以3D文檔僅含人類不可閱讀的二進制編碼來判定其不是文字表達是不妥的。

但是筆者贊同其將計算機軟件保護客體定位為“文字表達”(即代碼的排列、組合等),我國也強調計算機程序是“指令序列、符號化指令序列、或符號化語句序列”而且筆者同樣認為3D文檔并不是“文字表達”。筆者認為,一個表達屬于何種表達確實取決于人類可閱讀的形式。如word文檔(如DOC)、音樂文檔(如MP3)以及圖片文檔(如JPEG),計算機讀取的最終均是二進制碼,但呈現在人們面前的卻分別是文字、音樂、圖片,其對應的表達和作品的歸類也是不用的。因此,對于表達類型的判斷確實是以呈現給人們的形式為準的,而3D文檔,暫且不論其該如何歸類,終歸不是“文字表達”,也非“指令序列”,不為計算機軟件保護。

綜上,3D文檔并非“指令序列”或“文字表達”,也不具備計算機軟件的功能,因此并非計算機軟件。

(2)模型作品、圖形作品、美術作品和建筑作品

前面提到美國學者Rideout曾指出,3D文檔更接近“繪畫、圖表、雕塑作品”項下的“工程設計圖、表或模型”。[51] 而歐洲法院也認為“若數據文件具有獨創性,仍可受著作權法保護”。那么除計算機軟件外,3D文檔可作為何種作品進行保護呢?

我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十三)款規定:模型作品,是指為展示、試驗或者觀測等用途,根據物體的形狀和結構,按照一定比例制成的立體作品。[52] 模型作品需為立體作品,而3D文檔,盡管其具備一定的立體性質,可用于三維觀測,但將其等同于立體作品還是略微不妥。因此,3D文檔并不是模型作品。

那3D文檔是否是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等圖形作品或者美術作品呢?美國的“工程設計圖、表或模型”是置于美術作品項下的,英國的《1988年版權、設計和專利法》中也將圖、表類作品歸為藝術作品項下,[53]但是在我國,圖形作品和美術作品是獨立的兩類作品,相反,美術作品與建筑作品同為著作權法第三條的第(四)類。那3D文檔在我國該歸為何種作品呢?

根據《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十二)款的規定:圖形作品,是指為施工、生產繪制的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以及反映地理現象、說明事物原理或者結構的地圖、示意圖等作品。[54] 而根據《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八)款:美術作品,是指繪畫、書法、雕塑等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的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55] 王遷教授認為,上述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應屬于“科學領域”的作品,其之所以受保護,并非其具有美學上的意義,而在于“其是由點、線、面和各種幾何結構組合而成的,包含著嚴謹、精確、簡潔、和諧與對稱的‘科學之美’”。[56] 而美術作品,強調的是其具有審美意義。圖形作品中的“產品”應僅限于工業產品,而不包括雕刻、雕塑,甚至實用藝術品。[57] 筆者贊同這個觀點,即3D文檔的內容若具有美學上的吸引力,則該3D文檔并不是產品設計圖,而應歸為美術作品或者是實用藝術作品。

值得注意的另一點是,我國著作權法在作品分類中將美術作品和建筑作品置于同一類,那若3D文檔的內容是建筑物時,是否可作為建筑作品保護呢?根據《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九)款:建筑作品,是指以建筑物或者構筑物形式表現的有審美意義的作品。[58] 根據定義,我國規定的建筑作品并不包括設計圖,而僅指實體的建筑物。因此,建筑作品的設計圖僅能通過工程設計圖進行保護。該規定是否合理筆者將在第四章討論“異體復制”問題時再做論述,至少,在我國現行著作權法下,3D文檔是無法作為建筑作品進行保護的。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3D打印幾乎可以打印任何東西,因此3D文檔應歸于何種作品不可一概而論,而應根據其具體內容而定。若3D文檔的內容是關于施工或是工業產品的,則可作為圖形作品進行保護。若其內容是具有審美意義的雕塑或者實用藝術品,則可作為美術作品保護。但是,我們也需注意到,存在一些著作權法無法調整也并不適合通過著作權法保護的情形,如3D文檔的內容是人體器官。關于這類文檔,筆者認為,著作權法的保護范圍和力度畢竟有限,大可不必將這些3D文檔納入著作權法調整范圍。[59]

(二)3D打印物的著作權

3D打印技術可應用范圍之廣使得3D打印物的種類可謂是包羅萬象。顯然,并不是所有3D打印物都適合著作權的保護,如食物、衣物等,但也有一些物品,如雕像、建筑物等,如其符合作品的標準,是可以獲得著作權的保護的。事實上,不同于3D文檔性質特殊,除了其是用3D打印技術打印而成外,3D打印物與一般的立體物并無本質區別,在判斷其是否是作品,尤其是屬于何種作品時,也僅需按照一般的立體物進行判斷即可。通常情況下,若3D文檔是美術作品、則打印出來的亦是美術作品;若3D文檔是建筑作品的設計圖,則3D打印物為建筑作品;若是一般的工程設計圖或產品設計圖,則3D打印物為不具備審美意義的工業實用物,不是著作權法下的作品。

關于3D打印物,更值得討論的一個問題可能是3D打印物是否是對3D文檔的復制,因而并不具有獨創性。也曾有學者認為,著作權法應賦予制作立體物的制作者一個單獨的著作權,因為該制作過程反應了其個人特質。[60] 筆者對該觀點暫不進行評價,筆者認為,該問題的一個關鍵是對“獨創性”這一概念的理解。獨創性其實并不是針對作品本身而言的,而是作者對作品做出的貢獻。以一本書為例,一本書是享有著作權的作品,那么,對該書進行復印所得的復印本便不具有獨創性而不是作品不享有著作權了么?那豈非對復印本進行復印便不會侵犯著作權了?答案顯然不是,復印本本身還是有獨創性的,只是該獨創性的來源是該書作者對其的貢獻,而非復印者,就該書享有的著作權應歸于原作者。因此,嚴格的說,是復印這個行為并不產生具有獨創性的部分。同樣地,便也可以解釋了演繹作品的產生,演繹的部分因具有獨創性因為產生的新的著作權,但演繹作品仍包含原作者所創作的具有獨創性的部分。

所以,筆者認為,就3D打印物是否具有獨創性,是否享有著作權這一問題, 3D打印物是否是對3D文檔的復制影響并不大。因為若是復制,則3D打印物是3D文檔的復制品,其著作權為3D文檔的作者所有;若不是復制,則對于3D打印過程而言,打印者僅需將打印材料放置于打印機,然后在計算機上打開3D文檔,點擊打印即可,該過程顯然也未創造出任何有獨創性的部分,打印者并沒有創造出任何新的著作權。但是,復制問題更多涉及的是侵權方面,厘清異體復制問題對侵權分析仍有重大意義,因此,筆者將在本文第四章對該問題著重進行討論


[1] 參見《3D打印是什么》,新華網,2013年7月8日,轉載于深圳晚報,載http://www.hq.xinhuanet.com/news/2013-07/08/c_116444747.htm。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又參見Mark Fleming, ‘What is 3D Printing? An Overview’ 3D PRINTER <http://www.3dprinter.net/reference/what-is-3d-printing> accessed 18 February 2016。

[2] 具體技術如3D噴墨打印技術、熔積成型技術、選擇性激光燒結技術、電子束熔煉技術、聚乙烯擠出打印技術等。

[3] 參見《3D打印機——打出零部件真能用》,新華網,2013年4月7日,轉載于西安晚報,載http://news.xinhuanet.com/tech/2013-04/07/c_124545719.htm。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4] 參見三迪時空:《3D打印如何“玩轉”玩具市場?》,搜狐網,2015年10月2日,載http://mt.sohu.com/20151002/n422529343.s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5] 參見Kevin:《3D打印食物:未來的晚飯吃什么?》,騰訊數碼,2014年1月31日,載http://digi.tech.qq.com/a/20140131/001100.htm。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6] 參見鄭雙艷:《3D打印能做針織衫了 穿著和普通衣物一樣舒適》,騰訊網,2014年11月12日,載http://digi.tech.qq.com/a/20141112/008656.htm。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又參見《英國公司開始大規模生產3D打印的服裝》,慧聰紡織網,2016年2月29日,載http://info.textile.hc360.com/2016/02/292114644126.s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7] 參見《53000美元的3D打印汽車 你會買嗎?》,搜狐科技,2015年11月4日,載http://it.sohu.com/20151104/n425297043.s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8] 參見《上海一棟1100平方米別墅完全是3D打印建造的》,騰訊網,2015年1月22日,載http://digi.tech.qq.com/a/20150122/044120.htm。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又參見Michelle Starr, ‘World's first 3D-printed apartment building constructed in China’ (19 January, 2015) CNET <http://www.cnet.com/news/worlds-first-3d-printed-apartment-building-constructed-in-china/> accessed 1 March 2016。

[9] 參見《3D打印的下頜骨成功移植 置換骨骼心肝腎曙光在前》,中國日報網,2016年3月1日,載http://www.chinadaily.com.cn/micro-reading/interface_toutiao/2016-03-01/14577915.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又參見《3D奇聞周周侃 我將吃上3D打印的感冒藥?!》,天極網,2016年3月1日,載http://oa.yesky.com/264/100915264.s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又參見‘Transplant Jaw Made by 3D Printer Claimed as First’ (8 March 2012) BBC News <http://www.bbc.com/news/technology-16907104 > accessed 1 March 2016;又參見‘Biological Tissues from a Printer’ (Sep14, 2012) GEN News Highlights <http://www.genengnews.com/gen-news-highlights/biological-tissues-froma-printer/81247319/> accessed 1 March 2016。

[10] 參見Lipson & Kurman, Fabricated: The New Word of 3D Printing (John Wiley & Sons Inc. 2013) 101-102;又參見Michael Weinberg, ‘It Will Be Awesome if They Don't Screw It Up: 3D Prin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the Fight over the Next Great Disruptive Technology’ (November 2010) Public Knowledge < https://www.publicknowledge.org/files/docs/3DPrintingPaperPublicKnowledge.pdf > accessed 5 July 2015。

[11] CAD軟件:即計算機輔助制圖軟件(Computer Aided Drafting),主要的CAD軟件有3Dsmax、 Solidworks、Sketchup等。

[12] 參見Michael Weinberg, ‘It Will Be Awesome if They Don't Screw It Up: 3D Print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the Fight over the Next Great Disruptive Technology’ (November 2010) Public Knowledge < https://www.publicknowledge.org/files/docs/3DPrintingPaperPublicKnowledge.pdf > accessed 5 July 2015。

[13] 參見天工開物:《真正的第一臺3D打印機發明者--Bill Masters》,中國3D打印技術產業聯盟,2013年11月27日,載http://cn.world3dassociation.com/dong/2013-11-27/29241.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14] 參見‘The PC all over again?’ (1 Dec., 2012) The Economist <http://www.economist.com/news/technology-quarterly/21567201-difference-engine-just-computers-make-it-easycopy-music-3d-printers-will> accessed 7 July 2015。

[15] 如Stratasys公司關于工藝熔融沉積制造(FDM)打印機的專利已于2009年過期;又如3D System公司所有的關于選擇性激光燒結(SLS)技術的專利已于2014年過期;上述資料可參見‘Technology mapping: the influence of IP on the 3d printing evolution’ (14 July 2014) CREAX <http://www.creax.com/2014/07/technology-mapping-influence-ip-3d-printing-evolution/> accessed 6 July 2015。

[16] RepRap是Replicating Rapid Prototyper的簡稱,是一個3D打印機模型,可打印出其大部分其自身的部件,該打印機是開源的,其軟件、硬件以及各類資料均向大家免費開放:參見E. ScIls et al., ‘RepRap: The Replicating Rapid Prototyper Maximizing Customizability by Breeding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2009) I Handbook of Research in Mass Customization and Personalization (Frank T. Pillcr & Mitchell M. Tseng eds.) 568。

[17] 參見“中關村在線:3D打印機報價”,載http://detail.zol.com.cn/3d_printer/。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又參見《買什么3D打印機好?幾款桌面級3D打印機推薦》,中國3D打印網,2014年10月13日,載http://www.3ddayin.net/zx/8759.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18] 《【萬有青年養成計劃】3D打印機DIY不完全指南》,果殼網,2014年1月4日,載http://www.guokr.com/article/437819/。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19] 參見張嫚:《90后大學生自制3D打印機 成本價僅1000元左右》,轉載于襄陽晚報,鳳凰網湖北,2015年8月18日,載http://hb.ifeng.com/news/cjgc/detail_2015_08/18/4243214_0.s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20] 此類網站國外如Thingiverse和YouMagine等,國內如Yi3D.com、3D虎等。

[21] 《常見3D打印材料簡介》,粉體圈,2015年5月9日,載http://www.360powder.com/technology_details/index/809.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可參見Matt Simon, ‘When Copyright can Kill: How 3D Printers are Breaking the Barriers between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the Physical World’ (2013) 3 Pace Intell. Prop. Sports & Ent. L.F. 60。

[22] 參見中關村在線:《未來3D打印將更加看重材料和供應成本》,網易數碼,2016年2月29日,載http://digi.163.com/16/0229/05/BGVHTUKV001665EV.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23] 參見Special Report: Manufacturing and Innovation, ‘A Third Industrial Revolution’(2012) April 21 st-27th The Economist < 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52901> accessed 5 July 2015.

[24] 同上。

[25] Michael M. Lafeber, ‘The 3D Revolution: IP Issues Arising from the Proliferation of 3D Printing’ (2015) Briggs and Morgan: January 2015 Intellectual Property Roundtable 2.

[26] 參見四川在線:《3D打印店: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圖)》,人民網,2015年1月16日,載http://art.people.com.cn/n/2015/0116/c206244-26396052.html。訪問時間:2016年3月1日。

[27] 同上。

[28] 參見鄭成思:《知識產權論(第3版)》,法律出版社,2003年10月第3版,第54-63頁。

[29] 《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五條規定:對違反法律、社會公德或者妨害公共利益的發明創造,不授予專利權。

[30] 《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條,2013年1月30日。

[31] 參見王遷:《知識產權法教程》,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又參見吳漢東主編:《知識產權法(第二版)》,北京:法律出版社,2007.7,第46-50頁。

[32] Feist Publications, Inc v. Rural Tel. Service Co., 499 U.S. 340-348 (1991).

[33] Water v. Lane [1900] AC 539(注:英國目前仍使用其傳統標準,但也逐步同時采納歐盟標準)。

[34] Hyperion Records v. Sawkins [2005] RPC 32; [2005] 1 WLR 3281 (CA).

[35] Infopaq International A/S v. Danske Dagblades Forening Case C-55/08 [2009] ECDR 16.

[36] Football Dataco v. Yahoo! UK Ltd Case C-604/10 [2012] 2 CMLR (24) 703.

[37] 參見University of London Press Ltd v University Tutorial Press Ltd [1916] 2 Ch 601;又參見Sawkins v. Hyperion [2005] 1 WLR 3281, 3288, [3] per Mummery LJ.

[38] 參見Hod Lipson & Melba Kurman, Fabricated: The New Word of 3D Printing (John Wiley & Sons Inc. 2013) 92-94.

[39] 參見Hyperion Records v. Sawkins [2005] RPC 32; [2005] 1 WLR 3281 (CA).

[40] B Rideout, ‘Printing the Impossible Triangle: The Copyright Implications of Three-Dimensional Printing’ (2011) 5(1) Journal of Business Entrepreneurship & Law 168.

[41] 同上;同時參見美國著作權法案第102條【U.S.C. 17 §102(a)(5)(2010)】 http://www.copyright.gov/title17/92chap1 .html#102。訪問時間:2015年8月8日。

[42] 參見Matt Simon, ‘When copyright Can Kill: How 3D Printers Are Breaking The Barriers Between ―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The Physical World’ (2013) 3 Pace Intell. Prop. Sports & Ent. L. F. 78.

[43] 同上,第79頁。

[44] Directive 2009/24/EC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3 April 2009 on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 Recital 7.

[45] Bezpe?nostní Softwarová Asociace, Case C-393/09 [2010] ECR I-13971 (ECJ, Third Chamber), paras 28-42.

[46] SAS Institute Inc v World Programming Ltd, Case C-406/10 [2012] 3 CMLR (4) 55, [2013] Bus LR 941.

[47] 同上,para. 39;同時參見Bezpe?nostní Softwarová Asociace案,Case C-393/09 [2010] ECR I-13971 (ECJ, Third Chamber),para.35和38。

[48] 《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二條,2001年12月20日。

[49] 《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三條,2001年12月20日。

[50] 注:筆者認為,前文提到的是“編程員選擇、排列以及編輯的結果”更多的是對獨創性的要求,在此不做贅述。

[51] 參見B Rideout, ‘Printing the Impossible Triangle: The Copyright Implications of Three-Dimensional Printing’ (2011) 5(1) Journal of Business Entrepreneurship & Law 168;同時參見美國著作權法案第102條【U.S.C. 17 §102(a)(5)(2010)】 http://www.copyright.gov/title17/92chap1 .html#102。訪問時間:2015年8月8日。

[52]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十三)款,2013年1月30日。

[53] 英國《1988年版權、設計和專利法》,第四條第(1)款和第(2)款。

[54]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十二)款,2013年1月30日。

[55]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八)款,2013年1月30日。

[56] 參見王遷:“論著作權法保護工業設計圖的界限—以英國 <版權法>的變遷為視角”,載《知識產權》,2013年第1期。

[57] 同上。

[58]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第(九)款,2013年1月30日。

[59] 當然,其具體可通過何種方式進行調整,受何法律調整是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復雜問題,本文暫不討論。

[60] Stina Teilmann, ‘Framing the Law: the Right of Integrity in Britain’ (2005), E. I. P. R. 19.

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主編


蔣志培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曾在英國伯明翰大學法學院、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任高級訪問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主編、國家社科基金評審委員會專家,最高人民檢察院民行訴訟監督案件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年、2015年受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和加方科技部邀請參加知識產權法律和創新論壇并演講,2013年12月獲得中國版權事業卓越成就獎。

狂野艳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