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現在是:

image.png

蔣志培

蔣志培博士:關于侵害商標權的損害事實蔣志培

時間:2017-05-24   出處: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  作者:蔣志培  點擊:


知識產權侵權損害范圍、程度即侵權損害事實,以及違法行為與侵權損害因果關系的判斷,是侵犯知識產權侵權責任構成的兩個重要的條件。又以前者的認定與判斷為重。

知識產權侵權損害事實具有區別于侵犯其他財產權造成損害的一些特點,其損害的表現形態為知識財產失去權利人的控制而被侵權人通過剽竊、假冒、篡改、未經許可使用等方式據為己有,導致權利人財產收益的減少或完全喪失,使權利人辛苦創造的知識財產貶值甚至一文不值,不但白白投入,還最終喪失市場;其損害后果的不易控制,具有廣范性、隱蔽性,損害后果傳播擴展迅速,權利人往往在事后通過市場等媒介或者經營反饋等方式方能發現自己受到侵權損害,但常常已經為時已晚。

 在商標法領域,商標最本質的功能,是以其標識的顯著性和強制的專有性使市場和消費者區別商品或服務來源,以保證其商品或服務享有和保持聲譽,占領并擴大市場,使商標權人獲得豐厚、持續的經濟利益。商標權的損害,是對商標權本質功能的損害,是指對商標權給商標權人帶來經濟收益的損害,是使商標收益的減少或喪失,甚至使注冊商標完全喪失區別某項商品或服務來源的基本功能和價值。要正確理解損害的含義,損害作為一種事實現象具有其確定性,但行為人的行為對他人權利的行使構成妨礙,即使沒有形成實際可見的財產損失,亦可能構成損害。

 商標權的侵權損害事實,一般即為因侵權行為造成的對商標財產權的損失。其主要表現形式包括:1)擅自使用他人注冊商標,必然會造成商標權人的商品銷售不利影響,失去部分市場,從而導致商標權人的財產損失;2)擅自使用他人注冊商標,必然會造成商標權人該項注冊商標許可使用或轉讓費的損失;3)行為人銷售假冒商標的商品,擠占注冊商標正牌商品的銷售市場,使正牌商品銷售量降低或者滯銷,給商標權人造成財產損失;4)偽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雖然行為人本人未假冒他人注冊商標,但該行為卻經常系假冒注冊商標等侵權行為的必要準備活動。此種行為的實施導致商標權人合法權益隨時處于被侵害的境地,此種行為構成獨立的侵權行為,但與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等其他侵權行為在侵權損害上可以構成連帶責任;5)由于不法行為人的侵權行為,甚至侵權商品、服務存在種種質量等問題,造成商標權人或者被許可人在市場中的商譽損害,從而又導致權利人的財產損失;6)商標權人為調查、制止、消除對其注冊商標的侵權行為而支出的費用,以及為追究行為人法律責任而支出的費用,包括為消除影響在報刊上刊登聲明廣告的支出,律師代理費和調查取證費等,成為注冊商標權的損害事實;7)故意為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提供倉儲、運輸、郵寄、隱匿等便利條件的行為,造成與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行為的共同損害;8)將侵犯他人注冊商標權的商品向國外出口,導致商標權人的財產損失,以不法行為人出口侵權所獲得利潤作為對商標權人的損害事實。

由于商標注冊連續數年不斷攀升,商標注冊和功能浮躁“注水”現象頗現突出趨勢。這當然應當予以調整糾正。但也出現忽視商標權作為智慧財產來推動創造、加強管理保護,將商標與專利、版權區別看待,忽視商標品牌在創新和經濟發展中的重要作用。在一些潛意識中,前者為“虛”,后者為“實”;前者不免涉嫌投機暴富,后者才屬于創新時髦的“干貨”。結果又使人們感覺大牌名牌總在國際,即使屬于“出口轉內銷”;土生土長的品牌總不像“嫡親”,總脫不開被誰都看不起的窘境。被侵權了計算損害賠償數額,執法者也不如美國法官放得開,動輒幾十萬、上百萬、幾百萬美金的判。在我國經濟發展趨勢變化和“一帶一路”戰略不斷深入和落地的情況下,有的觀念是否要稍稍修正。正如有的專家指出,“商標的價值不僅在于挑選合適的名稱和符號匹配契合商品的特性,還在于無中生有賦予基本沒有的含義代表引導消費者的精神追求,創新難度并不亞于技術發明?!惫P者愚見,“一帶一路”的延伸,可能首先遭遇的就是一場商標品牌的硬仗,我國企業不但應當準備好,要有國際視野,還要一開始就運營精準熟練,并切合實際地在國際規則的基礎上創設具體的新規則新制度。這與電子鋼鐵“互聯網、高鐵”等強大硬件設施的互聯互通應為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在微觀個案適用法律層面,對侵犯他人注冊商標權損害事實的認定,有觀點主張不應將商標侵權行為的非法獲利與商標權人的商譽損失、律師代理費和調查取證費相加作為商標權人的損害事實,認為在商標侵權案件中,“將非法經營額和非法獲利計入損失費范圍使用了兩種計算方法,缺乏法律依據”。其實侵權獲利即屬于商標權人的經濟損失,如果權利人除該部分損失外,還有其他損失,如商譽損失、為調查消除侵權行為支付的律師費等,也應當認定為侵權損害事實的范圍,否則就不能公正保護商標權人的正當合法利益。

 知識產權侵權損害賠償構成要件中的因果關系,同一般民事侵權行為一樣,僅僅指的是違法行為與損害事實之間的因果關系,一般表現為兩種形態:一是直接因果關系;二是間接因果關系。

    在具體個案的法律適用中,判斷某一違法行為與某一損害結果是否具有因果關系,應當注意抓住因果關系的特性。因果關系一般具有順序性的特性。即前因后果呈現時間上的順序。如果不具備順序性,就不構成侵權責任構成上的因果關系。

 


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主編


蔣志培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曾在英國伯明翰大學法學院、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任高級訪問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主編、國家社科基金評審委員會專家,最高人民檢察院民行訴訟監督案件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年、2015年受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和加方科技部邀請參加知識產權法律和創新論壇并演講,2013年12月獲得中國版權事業卓越成就獎。

狂野艳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