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現在是:

image.png

案例分析

重慶沙坪壩區人民法院關于近年審理知識產權案件的調查分析案例分析

時間:2016-06-07   出處:沙坪壩法院  作者:  點擊:
 隨著我國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建設以及知識產權大戰略的實施,做好知識產權審判工作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沙坪壩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近年來在“三審合一”審判制度下,不斷創新審判形式,提升審判質量,強化審判組織建設。2014年至2015年,沙坪壩法院共受理知識產權案件288件,審結260余件。

一、知識產權案件的總體態勢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我國經濟水平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時,知識產權的保護也顯得越趨緊迫,而這體現在知識產權審判工作中主要為案件數量多,涉案主體大眾化,且案件審理復雜化。對此,本文以沙坪壩區法院2014年、2015年知識產權案件為樣本,調查分析本轄區內知識產權案件的具體態勢。

(一)案件增幅趨緩,但絕對數量較多。沙坪壩區人民法院自2009年組建知識產權庭以來,從2009年的年收案13件到2013年的年收案221件,這個階段知識產權案件數量呈倍數增長,但2013年后,2014年收案153件,2015年收案135件。(見表1)知識產權案件表現出由倍數增長到增幅趨緩,甚至略有下降,但絕對數量仍然較多的態勢。這些態勢表明在宏觀經濟發展較好的背景下,國家加強對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以及知識產權權利人權利保護意識的提升等因素疊加綜合促使知識產權案件數量在前幾年的快速增長;在經歷快速增長后,隨著我國經濟增速放緩,國民經濟進入轉型深化期,市場活力減弱;同時國家一系列鼓勵創新的政策出臺,刺激了市場主體更多注重創新,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扭轉了侵犯知識產權的趨勢,而這從2014年至2015年本院接收的案件數量也能反映出來。鑒于國家對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的不斷強化以及權利人權利保護意識的不斷提升,知識產權案件數量始終高居不下。

表1

(二)知識產權案件“三審合一”中以民事類糾紛為主。在受理的知識產權案件中,由于實施“三審合一”審判模式,該種審判模式之下只要涉及知識產權的案件,無論屬于刑事、行政還是民事類知識產權案件皆由知識產權庭進行審理,但三類案件以民事案件為主。2014年沙坪壩法院知識產權庭所收案件153件,其中刑事案件3件、行政案件0件、民事案件150件;2015年所收案件135件,其中刑事案件1件、行政案件0件、民事案件134件。從上述統計數據分析,知識產權案件主要是民事類案件,刑事類案件較少,而行政類案件則沒有。分析三類訴訟案件的占比成因,其主要因素為:一方面知識產權類案件主要為財產侵害類案件,社會危害性較小,一般達不到刑事處罰標準,所以知識產權刑事類案件較少;另一方面,知識產權的行政管理工作一般不涉及區縣級行政機關,因此,知識產權糾紛涉及行政主體的案件由基層法院管轄的較少,進而在最近兩年的案件受理中,沒有知識產權行政類訴訟。 

(三)民事知識產權案件中以著作權糾紛案件為主,著作權案件在民事知識產權案件中占比較高。沙坪壩區法院2014年共收知識產權民事案件150件,其中涉及著作權侵權案件136件,商標侵權糾紛案件8件,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2件,其他類型案件4件;2015年則共收知識產權民事案件134件,其中涉及著作權侵權糾紛案件122件,商標侵權糾紛5件,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3件,其他類型糾紛案件4件。著作權侵權糾紛案件之所以在整個民事知識產權案件中占比較高,其主要原因在于權利人在訴訟中相較于其他類型案件舉證較為容易,同時它對當事人、代理人和審判人員的專業知識要求較低。此外,相較于其他類型的知識產權,著作權人的權利意識相對較強,如(2015)沙法民初字第12226號、10849號案件,原告吳昌烈為一名退休老人,當其編寫的歌謠著作權受到侵害時,該原告即向法院提起訴訟,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四)關聯案件或相似案件較多。在進行案件統計過程中,不難發現存在許多關聯案件,比如侵權人被提起刑事訴訟審結后,權利人又對其提起民事侵權訴訟。同時,在受理的案件中案件主體方面,原告多為在全國開展維權的權利人,比如深圳市盟世奇商貿有限公司、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北京至上寓樂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等。而被告集中于KTV、網吧等行業,且案件基本事實具有高度的相似性。通過分析,這些關聯性或相似性案件均是知識產權權利人就相似侵權事實對同一侵權人或多個侵權人的多次訴訟,這一方面反映了目前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比較集中,且侵權行為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知識產權權利人通過訴訟能夠充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因此,權利人在權利受到侵害時愿意通過訴訟途徑來最終保障自己的利益。

二、知識產權案件的特點

新時期知識產權案件審判中呈現出許多新特點,而正確把握這些新特點對快速、準確審理知識產權案件,化解糾紛雙方矛盾具有重要的促進作用。

(一)新類型案件不斷涌現

近年來知識產權案件數量整體趨向穩定,且沙坪壩區法院收案的知識產權案件數量還有所回落,各類型案件爭議焦點也回歸傳統;以著作權案件為例,該類案件所涉爭議向保護對象的確定、著作權權屬證明等著作權基本制度和基本理念問題回歸。但是競爭案件中涉及網絡技術和新型商業模式的案件也時有發生,而此類案件對審判人員的跨專業知識要求較高。然而,面對不斷涌現的新型案件,知識產權審判人員既要看到它所帶來的挑戰,也要看到它所帶來的機遇;新類型案件隨著社會科學技術的進步而不斷涌現是不可避免的,知識產權審判人員面對不斷涌現的挑戰,只有加強自身學習,把挑戰變為促使自我學習、自我拓展的動力。

(二)所涉案件社會影響較大,且涉訴目的多樣化

沙坪壩區人民法院審理的幾個涉及知名品牌的侵權案件,如原告歐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與被告楊勝軍、譚定忠侵害商標權糾紛案、原告重慶市磁器口陳麻花食品有限公司與被告重慶市沙坪壩區互旺食品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等案件在本地區具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審判結果不僅關涉參加訴訟的各方當事人,還為社會公眾所關注,且案件的審判效果也對公眾產生較大的影響力。同時,在知識產權案件中訴訟主體的訴訟目的具有多樣化,其不再僅僅局限于個案本身的輸贏。如在不正當競爭糾紛、商標權糾紛中,它們的訴訟結果對相關當事人的市場競爭、市場份額的影響較為明顯。在一些案件中,權利人在維護自身企業名稱權或商標權的同時,還想通過訴訟手段掃除拓展市場障礙,或阻礙對方進入自己的市場。此類案件雙方爭議大,審理難度大,需要綜合考量法律適用、市場健康發展需求等因素。

(三)知識產權案件損害賠償標準模糊

知識產權案件的損害賠償問題不僅是知識產權學界沒有解決的問題,也是知識產權實務審判中的難題。無論是著作權案件、商標權案件,還是“高大上”的專利、集成電路等知識產權案件,現實中都存在賠償標準不明確、損失利益不確定等問題,而這導致大家所詬病的知識產權侵權案件賠償數額較低這一問題。就沙坪壩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在近幾年的審判工作中所遇到的損害賠償問題,損害賠償標準模糊主要集中在權利人對權利受到侵害所遭受的損失以及侵權人因侵權的獲利難以舉證,顯然在現實中難以達到完美的銜接。

(四)中小經營者的知識產權權利保護意識不高

在對沙坪壩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2014年和2015年審理的知識產權案件統計發現,涉案主體絕大部分為中小經營者,此類市場主體以追逐經濟利益為目的,通過侵犯他人著作權或商標權來實現經營目的,而在受到權利人追究時,往往通過庭外和解予以解決。在個別極端案件中,甚至存在重復侵權行為,即經營者在解決糾紛后,未經權利人許可,其在一段時間后繼續侵權的情形。這些情形反映了中小經營者的知識產權權利保護意識淡薄,為了獲取經濟利益,懷著僥幸心理,鋌而走險侵犯他人的知識產權,而這也是知識產權審判工作中需要注意之處。

三、應對建議

(一)強化審判人員理論知識水平,加強審判隊伍建設。知識產權審判工作對審判人員的專業知識要求較高,因此,它需要承擔知識產權審判任務的人員不僅具有一般的法律知識,還需要為專業的知識產權人才,沙坪壩區人民法院知識產權庭從書記員到審判人員皆為碩士研究生學歷,且主要成員皆有從事過知識產權研究工作的經歷,具有豐富的專業知識。同時,在審判工作,知識產權庭組織審判人員進行知識產權審判業務培訓,且加強與法律高校的學習交流,對于審理中遇到的典型、疑難案件專門組織討論學習,使理論與實踐更好地結合,從而提升審判人員的知識水平。加強審判隊伍建設,嘗試引入專業人民陪審員和普通人民陪審員相結合的“二元陪審制度”,在適用普通程序審理的普通知識產權案件中堅持普通人民陪審員參與制度,而在復雜性、新類型知識產權案件中引入專業人民陪審員與普通人民陪審員共同參與的審判制度。2015年審結的普通程序案件中,人民陪審員參與的案件高達98.25%,在審理知識產權案件時普通陪審員能夠更好地從普通消費者或者大眾人群的角度判斷是否構成侵權。2016年,沙坪壩法院知識產權庭嘗試“二元陪審制度”,在復雜、新型知識產權案件中通過擴大審判庭人數,來保障專業人民陪審員能夠參與到審判中來,幫助審判工作的有效展開。

(二)完善“縱橫”聯動機制,確保審判工作的“協調統一”。縱向建立上、下三級法院知識產權審判業務對口交流、培訓機制,統一相關法律適用及裁判標準;橫向建立行政機關、檢察院配合、行業協會廣泛參與的協調聯動機制,加強信息通報、業務交流、學理研討,確保資源共享、優勢互補;院內建立民事、刑事、行政知識產權案件信息資源共享機制,立、審、執銜接機制,強化立案、審判、執行部門之間的協調與配合,切實提升知識產權審判效益。在裁判文書制作上,結合知識產權案件的特點,將文字與圖形結合,以便當事人更直觀的理解判決書。

(三)延伸審判職能,提升司法效益與大眾的知識產權保護意識。以“能動司法、司法公開”為理念,努力開展審務進園區、校區,有效推進知識產權審判“三個延伸”:向學校延伸、向企業延伸、向社會延伸,及時了解知識產權保護狀況和需求。近幾年涉及KTV侵權的案件數量較多,針對KTV經營的現狀以及今后的發展趨勢,沙坪壩區法院積極做好KTV經營者和相關權利人的知識產權保護宣傳工作,促使經營者們積極主動向有關權利人繳納版權使用費,規范經營,取得了良好的法律及社會效果。加強媒體互動,借力媒體助推內涵式司法轉型。人民法院與重慶日報、晨報等新聞媒體建立常態化的工作聯系,互設聯絡點,及時公開受理、審結的重大知識產權案件,提高知識產權審判的社會效果。


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知產法網)主編


蔣志培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曾在英國伯明翰大學法學院、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任高級訪問學者,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兼職教授,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網主編、國家社科基金評審委員會專家,最高人民檢察院民行訴訟監督案件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年、2015年受美國約翰馬歇爾法學院、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和加方科技部邀請參加知識產權法律和創新論壇并演講,2013年12月獲得中國版權事業卓越成就獎。

狂野艳逍遥